磨铁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乱明 > 第510章 动向

第510章 动向(1 / 1)

推荐阅读:

“几万大军,驻扎在聊城,距离荆州几千里,每日耗费的钱粮不计其数,如此避而不战,如何向交粮纳税的百姓交待?都督沉迷于女色,不思进取,不免让将士们、让百姓感到寒心,寒心之下,人心就散了,荆州往后如何凝聚人心?还请都督深思!”

周望苦口婆心,说得口干舌燥。

林纯鸿从案台上翻出一份文书,递在周望手中,说道:“崔玉在瓜洲钱庄,发现账务往来有点蹊跷,李多义、刘一升等人的资金流动异常。军情司调查后,发现此事与朝廷户部欲发行宝钞有关。由此可看出,监视钱庄的资金异常流动,可以发现一些重要迹象,对荆州好处多多。”

周望虽不大懂钱庄的一些弯弯道道,但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听闻资金异常流动后,忘记了规劝林纯鸿的初衷,道:“朝廷占着大义名分,要是真与江南豪商勾连,对荆州的影响还不是一般的小!”

林纯鸿点头道:“确实如此。所以,我准备在星拱楼设立一个机构,专事监视资金异常流动,以提前预警,做好万全之准备。”

周望陷入对朝廷与江南豪商的联动的担忧之中,皱眉不语,且听林纯鸿继续说道:“至于按兵不动,并不是为了劳什子的爵位,而是为了让满清鞑子欣然入彀……”

说着,林纯鸿转至舆图面前,伸出右手食指,在冀州至运河,运河至济南一线划了一条长线,接着说道:“鞑子对荆州军了解不多,对我们的动作难以揣测,但是,只要鞑子越过运河,就是我们雷霆一击的时候!”

周望死死地盯着德州、济南一线,沉思片刻,道:“此事难点有二,一则,要引诱鞑子过运河,再则,鞑子过了运河后……”

说到这里后,周望又沉吟片刻,问道:“鞑子战力不可小觑,五万多骑兵,我们的兵力是不是有点少?”

“六七万兵力,也不少了,而且……”

林纯鸿指了指德州,道:“这里还有三万多兵力,即便不能听我们指挥,吓吓人还是能胜任的……”

周望早已忘记了初衷,与林纯鸿进入密室,在沙盘上推演战局,足足有两个时辰。

末了,林纯鸿对周望说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将士们足足顿足一个多月,有点怨气,岳父还得多多抚慰,免得出乱子。”

周望慨然道:“这帮孙子,一天不动就闯祸,这事交给我吧,总得让他们规规矩矩的!至于都督,这些日子最好用棉花堵住耳朵,那些老三老四的话,听着就来气!”

林纯鸿大笑:“无妨……这些年被骂得少了?”

……

荆州军在聊城按兵不动,朝廷兵马云集德州,多尔衮的五万精兵逐渐汇集至冀州,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灾难深重的百姓迎来了崇祯十一年。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在忐忑不安中,能安稳地吃上一顿肉饺子,就已经满足,至于买新衣、走亲戚,还是等鞑子退兵了再说吧。

至于德州的朝廷兵马,由于周边的士绅犒军,让将士们喝点酒、吃点肉,还是办得到的,将士们大快朵颐一番,复又用惊恐地眼神盯着百里之外的鞑子大军,祈祷鞑子不要来攻。

多尔衮大军庆祝新年的方式最为简单,这几天谁抢的东西多,谁的年就过得丰盛。于是,冀州附近百里范围内,鞑子小股部队不断,如同飞蝗一般,将左近抢得一干二净,就连看家护院的狗,都变成了锅里的美味。

庆祝新年的方式,要数荆州军的方式最为特别。在周望的建议下,荆州军举办了武技擂台挑战赛,不限制百姓参加,凡是入围决赛者,均能得到十个大圆的赏金,能入围前三者,赏一百,获得第一者,赏金五百。

聊城一下子火爆起来,附近的老百姓早已见识了荆州军的军威,对几百里之外的鞑子倒不是特别担心,放心大胆地前往聊城观看比赛,一些自持武技出众者,无不奔着几百大圆的赏金而来,云集在聊城。一时之间,聊城的治安极度恶化,打架斗殴者如过江之鲫,随处可见。

待到比赛正式开始,不出林纯鸿和周望所料的是,荆州军参与比赛者压根不占优,往往被民间的一些武者揍得很惨。如此一来,老百姓的热情更为火爆,他们无不津津乐道于军士打不过民间武者,甚至还有赌场开出了盘口。

荆州军将士被揍后,羞愧难当,无不心里憋着一股气,发誓要报仇雪恨,掀起了一股练武狂潮,把急于与鞑子决一死战忘在了一边,让林纯鸿和周望拍手称快。

待到比赛结束,田楚云从中挑选两百名愿意从军的武者,组建了背嵬营,直辖于东南战区,专事后方骚扰、袭击和破坏。

同时,林纯鸿发放的赏金全是金票。山东的百姓大多未见过金票,初一接到赏银,还以为被林纯鸿给涮了,当他们疑疑惑惑地跑到聊城钱庄,发现真能兑换出大圆,无不大喜,逢人便说此等奇异之事。这也算给金票做了个免费的广告。

这些都是题外话,暂且不提。

且说多尔衮抵达冀州后,稍一清点收获,不由得大喜过望,心中萌发了退兵之意。他将岳托、阿巴泰、杜度、豪格、阿济格、多铎、博洛唤来,说起收获已足,见好就收,返回辽东之意。

一众兄弟子侄尽皆面面相觑,问道:“一路南下,还未遇到什么抵抗,如卢象升辈者,早已被打败,何故现在就退兵?”

多尔衮道:“当初出兵时,皇上曾言,此次南下目的有三,一则劫掠财货、人口,二则调动洪承畴和孙传庭兵至京师,三则挑拨林纯鸿与明廷之间的矛盾。前两条,已经圆满达到目的,至于第三条,只要我们回到辽东,也算达到了目的。所以,免得夜长梦多,我们也该返回了。”

岳托问道:“为何我们回到辽东,就达到了挑拨林纯鸿与明廷关系的目的?”

多尔衮耐心地回道:“此次南下,明廷损失惨重,大丢了脸面,而林纯鸿却按兵不动,借此要挟朝廷,我们回到辽东后,朱由检还不得把林纯鸿恨到骨子里?沿途的百姓,见林纯鸿见死不救,岂不是把林纯鸿也恨到骨子里?”

多尔衮的话说得有理,得到了阿济格和多铎的赞同:“十四哥说得有理,正所谓月满则亏,过犹不及,不如退兵。”

豪格冷笑道:“我曾听皇阿玛言道,辽东粮草筹集艰难,此次南下若能获得更多的财货,将考虑围困锦州,打破什么狗屁的关宁锦防线。我们南下多次,不敢轻易攻打北京,还不就是因为关宁锦防线在后?所以,我认为,应该尽可能多地劫掠财货,为攻打锦州做好十足的准备。”

阿济格和多铎本乃贪婪之辈,并不想退兵,只是因为退兵是多尔衮提出的,出于兄弟三人互相支援的考虑,方才赞同多尔衮的意见。现在豪格公然反对多尔衮的意见,两人低下头,也不说话。

其他诸如阿巴泰、杜度、博洛辈,也不甘心就这么回辽东,皆把瞅向岳托,希望岳托也能站出来反对多尔衮的意见。

岳托果然不负众望,说道:“十四叔,我们从通州南下,均在运河以西活动,大批的百姓和财货皆被转移至运河以东,放着这些财货、人口不管,着实有点可惜。大贝勒说得有道理,我们应该尽可能为皇上解忧,为攻打锦州准备更多的军辎。”

岳托这么一说,就连多铎和阿济格也觉得不能就这么退兵,劝道:“十四哥,不如过运河回辽东,不枉辛辛苦苦地来这么一趟。”

本来,多尔衮退兵的意愿就不怎么强烈,否则也不会召集八路军统帅前来商议。他见众人都反对退兵,不免也生出了贪婪之心。

多尔衮思索片刻,道:“从运河以东返回辽东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多尔衮手指着舆图上的盐山县,继续说道:“盐山县一带,运河距离海岸线不过百里,万一林纯鸿突然沿着运河前插至这里,那我们要通过盐山,可就麻烦了。”

“这……”

众亲戚们早就听闻萨穆什喀兵败于荆州军下,并失去右臂,成了废人的消息,多尔衮提出这个可能性,让他们觉得心里一寒。

林纯鸿虽然现在没有动兵,但不代表他永远不会动兵,从辽东一系列战斗来看,他的战斗愿望可不是一般的强。

阿巴泰见大伙皆不说话,大怒,骂道:“我们手握五万骑兵,还怕了林纯鸿五六万步兵?说出去不怕丢人?”

多尔衮皱了皱眉,道:“七哥,这个倒不是怕了林纯鸿的五万步兵,我们女真人壮丁本来就不多,还不到十万,万一林纯鸿发了疯,拼掉我们数千乃至上万巴鲁图,这是我们难以承受之重。”

多尔衮直接点出了满清最大的弱点,阿巴泰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岳托虽说政治眼光不咋地,但军事才能非同一般,当即笑道:“我看,不如分为两部,一部沿运河驻扎于运河以西,一部渡过运河,先把山东一带劫掠一遍,然后北上。两部互相呼应,以保万全。”

包括多尔衮在内,众亲戚们一听,眼睛一亮,尽皆大喜。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