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江山美人谋 > 番外四 忆主(赢驷番外)

番外四 忆主(赢驷番外)(1 / 2)

推荐阅读:

我是陶监,从十岁起便断了子孙根在咸阳宫中伺候,二十五岁之前一直都是王宫书房中最低等的洒扫寺人。我做的不算好,但也从未让人挑出一丝毛病来。

日复一日,生活枯燥至极,直到二十五岁那年。

如今我年过五旬,历经三代君主,一生的记忆里却九成都是只关于一个人,他是大秦的君王——赢驷。

我心中最感激的人是商君,因为倘若不是新法废除了殉葬制,在孝公殁时,我早已是王陵下一缕幽魂,也就再没有机会侍奉新君。

新君登基时不过十八岁,他在外历练许多年,显得比同龄人要成熟稳重,手段狠辣,毫不容情,不比孝公那样宽和。我们这些蝼蚁一样的人无不战战兢兢,因为倘若君王脾性不好,就算什么错事都没有犯,哪一天他心情不顺畅了,我们一样可能没命。

我记得很清楚,新君入宫五天杀了两个人!

咸阳宫气氛压抑。

当时,书房已无管事内侍,新君召集了所有寺人,问有谁愿意做近身内侍,我浑身止不住的打颤,但还是咬牙站了出去。

没有人逼我,是我自己活腻了,厌倦了枯燥的生活。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惧怕死亡,那时我埋首并极力的弓起身子,感受到那个人居高临下投过来的目光,让我遍体生寒。

殿中所有人庆幸自己得救的同时,私底下都在赌我能在新君跟前待上几天,而我在他们或同情或嘲讽的目光里极力安抚自己紧张的心情。

真正近身伺候时,我反而慢慢放松下来。他很少说话,甚至有时候我偶尔没及时反应,他会自己倒水,一开始我惶恐极了,以为过不了几日他就会令人把我拖出去杀了,但奇怪的是,一个月后我居然还好好的活着。

于是我不禁想,前两个内侍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被杀的呢?要知道,他们都是侍奉先君一生都没有出过错的呀!

在我当柱子站的这段时间,我渐渐发现他一些喜好,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何等身份要做何等事”,他反感别人多管闲事,更不能容忍做的事超出自己身份的人,而我之所以能安然无事的活到今天,恰恰是因为我做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我颇识得几个字,亦懂得许多道理,至少不算愚昧无知,因此在他身边伺候越久,对他的敬畏之心便越甚。

处事利落狠辣是因为他有一双慧眼,还有无可比拟的睿智,他能很快判断一件事情的利弊并迅速作出最有利于秦国的应对。

在他一生中,所有的事情只有该做和不该做,没有能做或不能做。

犹记,公子虔被处刑那日傍晚,一向勤政的他却什么都没有做,在角楼上独坐到天明。

公子虔虽是庶出,却是他血亲叔父,又做过他的太傅,情分可想而知。

我远远的看着他一袭玄衣的孤独背影,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非高在云端的神。

打那以后,我便尝试在该做的范围之内极力的做好一切。

突然有一日,在我为奉茶时,他突然从堆积如山的奏简中抬起头来,盯着我问:你叫什么?

这是他第二次将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第一回他眼睛一扫而过,便令蜷在地上的我浑身打颤,而这次居然不慎撞上他的目光。

他漆黑的眼眸在直直盯着人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我两腿发软,噗通跪伏在地,紧张的咽了咽,颤声回答:陶井。

因为我母亲生我时候正在井边打水,所以便以井为名。

“陶监。”他道,“你日后便是我身边的内监。”

这是他两个月一来对我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是我意料之外,他话中的内容,更在我意料之外,因为我一直以为,他把身边的这些宫人只看做摆设从来不多在意,却原来都看在眼里!

我才尽心尽力服侍两个月就升作内监。

我从此以后更加尽心,并且更加谨守本分。

调职之后,当值的日子我寸步不离的伺候,有了更深入认识这位一代霸主的机会。

难得闲暇,他就会拿出一只玉匣,取出里面的羊皮卷看的津津有味,得妙处,唇角微微扬起,那是他难得愉悦惬意的时候。后来我也能常常见到他笑,但几乎都是得了胜仗或者计谋成功时的畅快,笑声爽朗,却远远不如握卷时唇角微扬。

我私下偷偷打听过,知道那是卫国使节宋怀瑾献礼之物,号称三绝:一是持匣美人,二是美玉匣,三是匣中奇卷。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