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7章 沈家堡

第7章 沈家堡(2 / 2)

推荐阅读:

林逍则一直坐在那高高的粮草车上,冷眼旁观好似有着用不完的精力的霸王卒,日夜兼程朝前赶路。他不知道这些人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这些都和他无关。他只是不断的回想林善给他交待过的每一句话。

放在贴身内袋中的丹令,不断的释放出一缕缕清凉的气息滋养着他的身体。也正是因为这一缕清凉、柔和、充满了生机生力的气息,才让心神俱疲的林逍熬过了这几天。林逍清楚的知道,有外人碰过丹令,因为原本青光幽幽的丹令如今变得枯槁一片,好似一块黑漆漆的朽烂木头,看上去一点儿都不起眼。若非其中透出的气息是如此的神妙,林逍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林善交给他的丹令。

伸手攥紧了丹令,林逍抬起头来,看着高挂在空中的一轮明月,突然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前路茫茫,林逍也不知道,他以后的路在何方。

也许天空的明月,就算能看清世上的一切,却也无法给林逍一点点的指引吧?

端坐在粮草包上,夜风轻轻的拂过脸颊,清凉的薄雾喷打在脸上,林逍的心中,突然涌上了一种陌生的情绪,他还不明白这种让他心头发痛的情绪是什么,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这种情绪其实就是寂寞。

凌霸天策骑从后面赶了上来,不断的给麾下的士卒鼓劲打气,告诉他们目标就在前方不到二十里的山坡上。经过粮草车的时候,凌霸天突然看到了盘膝坐在车上的林逍。青白色的月光洒在穿了一裘青衣的林逍身上,如画的眉目间充盈着一缕原本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寂寞和孤寂,几缕凌乱的发丝随着夜风在脑后轻轻的飘舞,一股脱俗出尘的灵秀之气扑面而来,却让凌霸天不由得呼吸一滞。

还是很多年很多年之后,凌霸天将今夜的事情当作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噱头向人吹嘘。他对所有认识的人说,其实在那一夜,他就已经知道林逍注定不是池中之物,所以,当林逍带着人逃命之时,他才很大度的放过了林逍,留下了他一条小命。

霸王卒继续朝前急奔,又赶了二十里,前方出现了一座大山。

这里方圆数十里都是一马平川的沙石地,一条大河蜿蜒自北而南的流过。大山就孤傲的矗立在这一片小小的平原上,很惬意的向四面八方散发出一股子凛凛的威势。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城堡,就耸立在大山的山腰上,一条七扭八拐的马道,从山脚直通城堡的城门。

这个城堡的规模,已经比得上一座小城,但是它城墙的规格,却绝对是府城级的。

高有五丈的城墙,砖缝里抹了一层铜汁,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厚重的城门上满是尺许长的倒刺,在月光下闪烁着青煦煦的寒光。一队队挺胸昂首的堡丁,正手持利刃在城墙上往来行走。城墙垛儿之间,居然还架着几张绝对属于违禁之物的城弩!

城头上,一根旗杆高高的挑了起来,一面黑底红边的大旗上,用金色的油墨印了极大的一个‘沈’字。

“操!好壮的气势!”凌霸天轻轻的挠动脸上的大胡子,怪声怪气的说道:“看来,飞云关的关守,是个肥差哪,否则哪里能建起这么大的一座堡子?啧啧,血一,你合计合计,这么一座堡子若是打下来了,能有多少金银啊?”

一名紧跟在凌霸天身边的血甲壮汉怪笑道:“老大,看这堡子的规模,里面没有个十万八万的金银,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兄弟哪!”

“十万八万的金银么?”凌霸天的眼神都变了。他紧了紧手上的三尖两刃刀,怪声道:“那么说,就算不是三王子的请求,老子也要打下这座堡子了。儿郎们,冲,妈的,攻下沈家堡,老子给你们每个人二两~~~不,一两~~~不,五钱银子的私房钱打赏!”

端坐在粮车上的林逍愕然看了凌霸天一眼,这么小气的匪首,怎么可能带出这么一支如狼似虎的强兵?

不过,血一的补充,却给了林逍最好的解释。血一大声吼叫到:“儿郎们,洗劫了沈家堡,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哪个队第一个突入堡内,就有资格学习‘血杀魔功’的第三层心法!儿郎们,杀!打破沈家堡,杀!”

八千霸王卒发出一声兴奋的大吼,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整束了一下身上的衣甲,手持利刃纷纷朝沈家堡快步奔去。他们的阵形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仔细的观望一阵,就能看出这些霸王卒们,其实是排出了一个极其玄奥复杂的阵势,八千人就有如一个整体一般,有如大山崩塌一样,带着不可阻拦的气势,朝前涌动。

八千名久经杀阵的士卒无边的杀气凝聚成了一股淡淡的血色威煞,有如一条魔龙般冲向了沈家堡的城头。

平地里一股恶风卷了起来,沈家堡城头上的旗杆被恶风摧折,飘飘荡荡的落下了城头去,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大响。

‘当当当当’,急骤的锣声从城头上响起,城头上巡夜的堡丁们大声的吼叫起来:“匪袭,匪袭!大伙儿快来啊,匪袭!”

城墙上几架城弩被快速的拉开,数十支长有六尺、拇指粗细的纯钢弩箭被扣上了弩弦,随着一声号令,数十支钢箭破空乱射。

‘噗哧、噗哧’,十几名霸王卒闪避不及,被激射而来的钢箭射中了身体。强劲的机弩力道使得钢箭直接穿透了他们的身体,深深的没入了地面。一道道血泉自这些霸王卒的体内喷出,他们当场就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气急败坏的倒在地上,发狠用砍刀对着地面一阵乱劈乱砍,溅起了无数的火星。

林逍的事情来了,大堆的药物被丢在了他面前,受伤的士兵不断的被送了过来,血五笑吟吟的站在了他的身边,淡然笑道:“林军医,现在一切就有劳你了。兄弟们的伤很重,所谓医者父母心,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医者父母心么?林逍讥嘲的看着血五,冷声道:“救了他们,然后又去杀人?”

血五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突然拔出一柄砍刀架在了林逍的脖子上。血五淡然道:“你林家三十六代单传哪!”

林逍的眼前突然闪过了林善的面孔,林逍死死的咬了咬牙齿,愤然道:“我~~~治!”

霸王卒受伤的士卒有难了。医者父母心,那么,林逍这个被强掳来的军医,一定是继父、后妈!他用最有刺激性的药物敷上了这些士卒的伤口,用最野蛮的手法替他们缝合伤口,用最大的力气帮他们扎紧绷带,然后还逼着他们喝下最苦涩的、他故意用了几种超出常人承受极限的苦味草药熬出来的药汁。

林逍的医疗手段很有效,所有受伤的霸王卒都活了下来,哪怕是一个肚子被劈开,五脏六腑都露了出来的霸王卒,都在林逍的急救下保住了性命。但是,所有经过林逍医治的霸王卒,全都躺在了一旁的空地上,歇斯底里的惨嚎着,他们觉得,他们似乎随时都能死去,他们经过处理的伤口,似乎比他们刚受伤的时候还要痛了一百倍!

血五看得眼角和嘴角一阵阵的抽搐,若非是他听得那些受伤的儿郎们惨叫的中气越来越足、惨叫的声音越来越洪亮,他真的就要忍不住对林逍出手了。他霸王卒内其实还是有几个随军的大夫的,但是其他人看病,哪里有这么惨烈的?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