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9章 纵逃

第9章 纵逃(1 / 2)

推荐阅读:

天色蒙蒙亮,东方天际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经过一夜的杀戮,霸王卒们在距离沈家堡三十里的一处山坳中扎下了营地。这也是最近几日来,霸王卒们第一次安营休息。

五人一组,五组一队,五队一营,霸王卒们的营地扎成了一个异常标准的五瓣桃花阵。一点点篝火在营地内闪烁,每组五名霸王卒,就围住了那一点小小的篝火,摆出了一个奇怪的五心朝天的姿势,静静的消化着他们方才一场杀戮积蓄而来的所谓‘魔杀气’。

一丝丝黑红色的气劲在霸王卒的身体附近缠绕,不断的自他们鼻孔中吐出、吸入,细微的呼吸声汇聚成一片嗡嗡作响的潮鸣,在黎明的空气中传出了老远、老远。远处有血甲骑士纵骑奔驰而过,那是霸王卒放出的斥候。

营地的正中位置,林逍轻轻的搂着那浑身哆嗦着的小姑娘,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点篝火。

小姑娘的名字叫做沈小白,是沈家出了五服的旁系族人。沈小白在沈家堡的地位不高,她的父母只是小小的兼了个职司,管理着沈家堡的一片园林果场,而沈小白,则是因为年纪小、手脚麻利却又精细聪明,被送去了药库做事。霸王卒攻破沈家堡的时候,沈小白的父母被族人招呼着持了兵器去抵挡霸王卒,而无人照料的沈小白,则是躲进了她最熟悉的药库。

沈小白忘不了那噩梦一般的场景,她站在家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持刀枪的父母和大群族人涌过了街口,随后就被一阵乱闪的刀光剑光劈成了碎片。满天的鲜血飞溅,她都忘记了自己是怎样躲进药库的。因为慌乱,她打翻了一些药篓子,最后她藏在了一大堆的药篓子后面,只求那些凶狠的敌人不要发现她的踪迹。

当药篓子被林逍搬开,当血五的大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时,沈小白吓得几乎晕了过去。在那一刻,沈小白清楚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死亡。一种冰冷的绝望覆盖了她的身心,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往外面喷着凉气。她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想要晕过去,但是那冰冷的恐惧攥住了她的心脏,她连晕倒的权力都没有。

然后,她听到那个容貌斯文、俊秀的少年说了一句什么,那大刀就突然离开了她的脖子。

两条温暖的手臂环绕住了她的身体,驱散了她体内的冰冷和恐惧。她依稀听到那少年在喃喃自语:“我能救一群贼人,难道就连一个小丫头都救不了么?”她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少年脸上的两串泪水,以及少年那怪异莫名的,让她根本无法理解的复杂目光。

很温暖的怀抱,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在那怀抱中。虽然林逍看起来很文弱,但是沈小白就是本能的觉得,在他的怀中,她是安全的。所以,她舒心的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将她父母的惨死和沈家堡被整个摧毁的事情,全忘去了脑后。

现在,沈小白醒了。她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这个有着温暖怀抱的少年,正身处那群穷凶极恶的匪徒大营。

她惊恐的看着那些浑身缠绕着细细的黑红色雾气的霸王卒,不知道他们在闹些什么玄虚。尤其是就在十丈开外的凌霸天以及他的十八名血卫,他们身上翻滚着的,是浓烈有如血海的黑红色气劲,浓浓的血腥味几乎要将沈小白冲得呕吐出来。

面无表情的林逍轻轻的拍打着沈小白的背心,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散发着淡淡异香的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这是回春堂配置来专门用于消除野外瘴气的‘避瘴丹’,但是用来抵御凌霸天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却也有极佳的效果。沈小白抿了抿嘴,吞下了一口略微带着点酸涩的药汁,顿时心头一阵敞亮,再也闻不到那让人恶心的血腥味。

带着点崇拜的,沈小白抬起头来,偷偷的瞥了一眼耷拉着眼帘好似木头人的林逍。她的小手缩了缩,然后用力的伸出去,环抱住了林逍的腰肢。林逍的身上很暖和,而且有一种让人心情振奋的生气自林逍的体内隐隐飘散开,沈小白的感知很是敏锐,她很喜欢林逍身上的气味。

那种气味,就好像,就好像夏天雨后深山中松林的味道,又好像被阳光暴晒后的叶片的味道,很自然,很闲淡,很舒服。

林逍轻轻的抚摸着沈小白的脑袋,这个长得乖巧可爱的小女孩,让他想起了他几年前养过的一条小狗。那只浑身白毛茸茸的小狗,也是喜欢这样赖在他的怀里,身体微微的哆嗦着,发出很舒服的‘哼哼’声。沈小白的身子,也和那小狗一样,小小的、娇小玲珑,暖乎乎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而且,她们都是这样,喜欢赖在林逍的怀里。

林逍决定,不顾一切的也要保住沈小白。不仅仅是她的生命,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他可不愿意沈小白以后就在匪窝中长大,甚至可能成长为一个满脸疤痕、随手就能挥刀杀人的女屠夫!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好像,他再也不愿意见到他那只小白狗的那张血糊糊的皮!

那只曾经让林逍无限喜爱的小白狗,最后的结果是被林遥带着两个家丁活活打死,就当着林逍的面,扒下了皮毛!

“小白!”林逍轻轻的拍打着沈小白的脑袋,凑到她耳朵边低声说道:“等会我一捏你的耳朵,你就放大声音说要去小解。然后,就什么都不要管了。”‘小白’这个名字,也让林逍想起了他的那只小狗,‘小白、小白’,他曾经多少次的带着无比的欢喜,呼唤那只小白狗。

沈小白呆了呆,抬起头来望着林逍,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逍低着头,眼帘耷拉着,但是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正在苦修‘血杀魔功’的凌霸天以及十八血卫的身上。回春堂的长青诀,杀伤力并不大,但是最能养身不过。尤其长青诀对于探测他人体内的真气流向,为人治疗内伤有着极其神妙的效果。

林逍就是使用长青诀的这一特性,在窥视凌霸天他们真气流动的状况。基本上,林逍知道,一切的功法运行之时,都会碰到一个或者两个重要的生死关口。尤其是运行了一定的大周天时,快要收功之际,是一个武者最为脆弱、警觉力最差的时刻。如果他选在那时候发动,想来凌霸天他们会给林逍足够的时间。

慢慢的,慢慢的。林逍清楚的感知到,凌霸天的呼吸声越来越悠长,体内的真气转动也是益发的晦涩,眼看他体外的黑红色气雾一丝丝的被他吸了进去,不再有半点儿吐出来。

林逍轻轻的揉了揉沈小白的耳朵。

沈小白大眼睛一转,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叫道:“我要小解!”

如此大声的叫嚷出这么隐私的事情,年幼的沈小白不由得面色一阵晕红,害羞和一点点奇怪的恼怒,甚至让她忘记了对附近那些霸王卒的害怕。她左看看,右看看,却发现除了几个放哨的霸王卒,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

林逍站起身来,牵着沈小白的手,朝营地边缘行去。

一名霸王卒拦住了林逍,低声说道:“林大夫!”

林逍看了那霸王卒一眼,淡淡的说道:“小白要去小解,你是不是也要跟着过去看看?或者,你要让小白在这里当着你们的面~~~”

霸王卒是一支悍勇、嗜血、穷凶极恶的匪军。但是除了喜好杀人和喜欢搜刮财物,他们反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恶名。最少,就没有听说过霸王卒有欺凌女子的记录。拦住了林逍去路的这个霸王卒眨巴了一下眼睛,摇了摇头,缓缓的让开了去路。“林大夫小心些,这附近,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儿。黑刀匪如今的巢穴,可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

霸王卒善意的提醒,让林逍的身体猛的僵硬了一下。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朝那霸王卒淡淡的抿嘴一笑,拉着沈小白朝营地边缘的一小块草丛行去。沈小白敏锐的察觉到了林逍手掌的变化,她一时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黑刀匪和林逍,一定有一些故事。

“黑刀匪!”沈小白将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了心头。

所有的霸王卒都和凌霸天一样,运功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他们要将今夜提纯后的魔杀气化为一缕血杀魔道的‘血杀真气’,融入他们体内本来就有的血杀真气中。这一缕新生的血杀真气,要用极快的速度周游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共三个大周天,以一种厮杀战场、百战余生的惨烈气势,高速冲进他们的丹田,才能和已经粘稠如血浆的本有的血杀真气融合为一。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哪怕是凌霸天,都没办法也不愿意在这个紧要关头分心。血杀魔道的人,对于力量的增强有一种偏执狂般的狂热,他们是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点增强实力的机会的。

方文不知道凌霸天他们的执着,他只是凭借经验知道,他如今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来带着沈小白逃走。

前方五百丈外,有一片山林,山林直接蔓延到了远处的山岭中,只要能逃进那片山林,想来逃走的机会就大了许多。逃走后,他就可以想办法带着沈小白去京都,而不是继续留在霸王卒中,帮霸王卒的伤员疗伤,行那为虎作伥的勾当。

但是,一盏茶的时间要奔走五百丈距离,林逍自诩他还没有这么强的功力。所以,他拉着沈小白走进了那片草丛,没有做丝毫的停留,就从草丛的另外一边走了出来。约有成年人脖子高的长草挡住了林逍和沈小白的身体,营地内的霸王卒哨兵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异动。

对于霸王卒而言,这是一个不能容忍的错失。但是林逍半天救治了他们这么多的兄弟,所有的霸王卒对林逍无意中已经有了感激之心,他们对林逍的防范心理也降低了不少。故而几个霸王卒朝草丛方向看了一阵,根本就没将心思放在这个上面。

五名血甲斥候正好骑着战马缓速行过。林逍拉着沈小白的小手钻出了草丛,正好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五名斥候一愣,带队的斥候组长惊问道:“林大夫,您这是?”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