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55章 诛魔

第55章 诛魔(1 / 1)

推荐阅读:

大黄星,豫国都城。

隆冬,鹅毛大雪被狂风卷得在空中乱转,却很少有几片雪花肯安分的落下。几条黄狗哆嗦着身体耷拉着尾巴,有气无力的从街上缓缓跑过,略微有点发红的眼睛不无嫉妒的望着路边一个猪肉铺门口正在欢畅的啃着苦头的同类。它们在路边略微停了一下,仔细的幻想了一番从这头幸运的家养同类嘴里抢食的可能性。但是猪肉铺内一名膀大腰圆手持屠刀的壮汉,却彻底的打消了它们不智的念头。

几条黄狗委屈的蹲在猪肉铺的门口狂吠了几声,夹着尾巴转身急速溜走,因为那屠夫不善的目光已经朝它们扫了过来,似乎在掂量它们身上能剐下几斤好肉,这目光让那几条黄狗觉得五脏六腑都在哆嗦,本能的逃离了这里。

用森严肃杀的目光吓退了几条窥觑他家养大狗美食的屠夫得意的哼了几声,用力的将砍骨头的大刀往案板上狠狠一斩,指着隔壁汤面店的小二大声叫道:“兀那厮,给老子弄碗滚烫的牛肉面汤,汤要多、面要多、肉更要多!”

汤面店的小二麻利的应了一声,三下五除二的弄了一大碗汤面,正待给那屠夫端过去,一条红影却突破了风雪,有如鬼魅一般闪到了小二的面前。一名俊美得近乎妖魅的青年男子轻轻的弹飞了肩上粘着的一片雪花,直直的看着那小二手上的汤面碗,轻声笑道:“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烟火食了。这碗是你家老祖的!”也不知道他的手怎么一动,小二手上的海碗就到了他的手中。这年轻人大咧咧的蹲在了汤面店门口,随手从汤锅旁的架子上拿了双筷子,大口大口的吃起了汤面。

嘴角汤水淋漓的年轻人不断的点头赞叹道:“好吃,好吃!多少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隔壁猪肉铺的屠夫已经气得面色发青,大冬天也只穿了一个皮坎肩的他双臂上青筋高高的暴起,屠夫拔起屠刀,用力的将屠刀往那案板上一剁,指着那身穿血色长袍的年轻人大声呵斥道:“兀那厮,你抢你家大爷的汤面怎的?大爷告诉你,你别给自己找麻烦!”

“真麻烦!”血衣男子回过头朝那屠夫望了一眼,自言自语的咕哝了一句,那屠夫体内的鲜血突然飞腾,化为一丝丝极细的血线从他周身毛孔中喷射而出,只是眨眼的功夫,牛高马大的一条壮汉体内水分喷发得干干净净,一具芦柴棒一般的干尸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摔成了十七八块。门口蹲着啃骨头的大狗吓得一声尖叫,夹着尾巴顺着街道仓皇的逃了开去。

血衣男子抿嘴一笑,得意洋洋的三五口将那海碗中的汤面吃得干干净净,又举起海碗将香浓的面汤也饮得涓滴不剩,这才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得意道:“这么多年了,第一口烟火食!唔,在悬空海的时候,怎么就忘了叫那些小崽子弄点血食?”摇了摇头,血衣男子低声冷笑道:“罢了,那帮小崽子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就老祖一人逃了出来,哼哼!”

随手将海碗丢给了被吓得浑身哆嗦裤腿正不断的向下滴答不明液体的小二,血衣男子龇牙咧嘴的朝汤面店内几个同样吓得发呆的食客怪笑了几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细碎的红蓝宝石丢在了地上,大咧咧的说道:“老祖不会向你们这帮凡人下手,却也不会赖了你的面前!老板,你有福了,老祖赏你的宝石,够你这辈子富贵逍遥了!”

仰天大笑了几声,血衣男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施施然顺着大街朝豫国的王宫行去。血衣男子一边大步疾走,一边低声嘀咕道:“传说大罗丹道一万三千年前最有名的天乙道人,是豫国的某代太子,却是抛弃了皇位去修道的,后来也一直对豫国照拂有加,他飞升后,大罗丹道也在背后继续关照豫国,这豫国才能绵延万年之久。大罗丹经的线索,不知道能否在这里找到一二呢?宝贝在手却无法打开一睹其中玄妙,实在是,窝火!”

“那叫做林逍的小子,居然也继承了大罗丹经。姜自在放他一条生路,果然是对的!只是如今元宗势大,老祖没必要和那几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虚境高手拼命,也无法从他身上得知如何打开大罗丹经中的禁制。无奈何,只能循着这些蛛丝马迹来寻访了。”

血衣男子轻叹了一声,抬起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冷哼了一声,身体已经化为一蓬血影,扑向了豫国那绵延数里的王宫。

路边一个污泥坑内,一个小小的不知名精怪突然蹦了出来,这浑身发红的精怪得意的在原地蹦跳了一阵,吱吱喳喳的叫嚷道:“血神老祖,我发现血神老祖了!吱吱,赶快报告给一乙祖师!吱吱,祖师这次会赏给我什么?”小精怪龇牙咧嘴的傻笑了一阵,过了好久才突然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从腰带里掏出了一只小小的纸鹤,弹指打出了一道微弱的灵光在纸鹤上。纸鹤突然拍了拍翅膀,发出了一声极其细微的轻鸣,化为一道淡淡的白光冲天而起。很快纸鹤就融入了那满天的风雪中,再也看不到它的痕迹。

小精怪手舞足蹈的叫嚷了一阵,扭头朝四周望了望,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缩手缩脚的往血神老祖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悬空海,血神老祖召集一众魔修准备起事祸乱修道界的大本营,依旧是阴风惨惨、水雾阵阵。悬空海,这同时也是这颗星球的名字。整个星球上没有一点儿陆地,就连小岛也只有巴掌大小的三五个。天生的玄阴水煞禁制令得悬空海整日里巨浪掀天,满天都是水雾蒸腾,身处悬空海中,好似海洋都悬浮在头顶,这也是悬空海这个名号的由来。

玄阴水煞至阴至寒,更有一种诡异的磁力隐藏其中,一应五金所属的飞剑法宝到了悬空海都极难控制,稍弱一点的飞剑法宝受那玄阴水煞至阴之气一冲,甚至会被冲成粉碎。修为在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若是被玄阴水煞所袭,肉体元婴都会被那亘古以来残留的一缕极阴之气冻成玄冰。若是修成元神者不幸在玄阴水煞中身亡,元神万万不能抵挡玄阴水煞的侵袭,势必被阴气入侵元神,抹去一切记忆后生成天地间最为凶狠的几种邪物中的一类――阴魅。

此时,林逍就踏着一道异常明亮的红光,悬浮在悬空海的大气层外。林逍驾御的红光,正是元宗赠送给他的宝器中品的飞剑‘大火剑’,品质比林逍原本的赤龙剑高了何止十倍?仅仅是外散的红光,就将虚空中对人体有害的各种游离能量尽数拦在了外面,林逍御剑悬浮,根本不用发动护身法衣保护肉身,实在是轻松快意至极。

林逍生平第一次领悟到,好的法宝对于个人实力的提升有着何等重要的作用。换了他以前,若是他驾御赤龙剑飞出一颗星球的大气层,不用一炷香的时间就会被大气层外狂暴的虚空能量打成筛子。而如今驾御大火剑,却有如闲庭信步一般能够轻松自如的在虚空中往来,林逍不由得对各种珍奇的飞剑法宝有了很大的兴趣,非常大的兴趣!

“若是有可能,我一定要收集修道界最好最强的法宝。一套给药儿,一套给师父师娘,一套给花大姐。有了那样强大的飞剑法宝护体,他们再也不会被敌人袭击了吧?”林逍望着脚下的悬空海,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以古翁、金尊、花神、青一、青初为首,玄垣、玄桁、玄罗三名元宗虚境长老联手发出帖子招来了修道界诸多名门正派的数万修士,齐聚悬空海,准备一举捣毁悬空海,铲除血神老祖纠集起来的魔道势力。正教联军的实力强悍至极,除了八名虚境高手,元神期的高手就有两百余人,元婴期的高手更多达三千人,其余的最弱都是金丹期的厉害修士!可以说整个修道界正教的精英已经尽聚于此。对于如今的修道界而言,这是一股足以摧毁任何势力的庞大力量,八名虚境的高手,在如今的修道界而言,无人能当!

更何况,这里还有一条把自己的年龄都忘记了,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岁数的血龙――敖雪――一条渡过血龙一族特有的化形天劫,成功的脱去原本躯壳化为人形,拥有传说中仙人实力的敖雪!以如今修道界顶尖修为就是元神期的实际,敖雪一人甚至就可以屠杀了在场的数万正教修士,就不用说蜷缩在悬空海下已经被元宗打得士气全无的魔道修士了。

一颗小脑袋从林逍肩膀上的一团青苔中冒了出来,瑶璎鬼鬼祟祟的望了一眼脚踏血云正在念咒掐印的敖雪,压低了声音对林逍嘀咕道:“林大哥~这个女人好可怕~这几天她守在你家门口,凡是敢靠近你精舍的元宗女弟子都被她打得鼻青脸肿的!”瑶璎不无得意的笑道:“那些人好可怜哦,她们被打断了骨头,可没办法和我一样很快的恢复哩!”

林逍抬起头,看着无尽的虚空发呆。瑶璎的话,再次的勾起了林逍的伤心事!

这条霸道的母龙,她何止是殴打敢于靠近林逍住所的元宗女弟子啊?就连青锄为林逍沏茶,都让她吃了大半天的干醋,差点没把林逍居住的精舍给翻了过来!“我不过是搂了她一下而已!这还是古翁前辈硬生生丢给我的!这,算什么事情?”林逍茫然的自言自语道:“要我娶她做妻子?天呢!”林逍本能的想起了他父亲林善的正妻花梧娘,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变成了第二个林善!

身体猛的激灵了一下,林逍咬牙切齿的冷哼道:“不可能的!这种事情,不可能的!”他低声嘀咕道:“只要我能打过你,你就会嫁给我?那好吧,我的实力一辈子都不超过你就是,你还真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杀死?嗯,这样就等于我身边随时有一名仙人做保镖,却是极好的。”想到这里,林逍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被严酷的事实所逼迫,林逍渐渐的从那纯洁善良、朴实憨厚的年轻人,逐渐的变得有了点心计、有了点算计。这是一件好事,起码他以后更容易活下去。

数万正教修士都望着敖雪,不解为什么元宗会让这么一个高大健美的少女做第一波攻击。难不成,元宗认为这个少女,能够破除悬空海的天生禁制玄阴水煞么?那些正教门派的长老们面带微笑,一个个不以为然的轻轻摇头。

他们都知道,元宗不知道从哪里邀约来了几名有着虚境实力的前辈,更知道元宗设下埋伏,重创了在血神老祖的率领下攻击元宗的魔修。按理说,有八名虚境高手联手,就算血神老祖的实力再高明,也逃不过他们的围杀,剩下的那些元神期、元婴期、金丹期的魔修,更是只要两三名虚境高手就能将他们铲除得干干净净!

元宗却要大张旗鼓的召集这么多的正教高手赶赴悬空海,这些长老们都明白元宗的意思:立威!

元宗要在所有的正教门派面前,再次的展示一下他们身为修道界第一门派的鼎鼎声名。想来这一次联手除魔的行动成功后,元宗的声望会再次的飙升吧?“不过,元宗的声望还有必要增加么?自古以来,他们就是修道界第一大派,哪里还要弄这么多的噱头?”几个对元宗的底细心知肚明的长老很是不解的相互嘀咕着。

敖雪的手上放出了一道极其刺目的黑光。这光漆黑深邃,似乎将附近的一切都吸收了进去,却给人一种刺目,甚至是让人目为之盲的错觉。

纤长有力,隐约散发出一丝血光的双掌向下方一按,那团黑光脱手而出,呼啸着冲进了悬空海。无数团玄阴水煞带着刺耳的啸声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有如飞鸟投林,纷纷投向了那团黑光。渐渐的,翻滚而来的玄阴水煞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悬空海上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霆声,一团团黑色的玄阴水煞拉成长条撕裂虚空急速飞向了那团黑光,在空气中带起了巨大的雷霆声,震得人双耳发痛,修为稍浅的修士身体摇摇欲坠,差点一头栽进了正在产生巨变的悬空海。一团团彩光从那些修为精深的正教长老手上闪出,牢牢的护住了这些金丹、元婴期的修士。

敖雪印诀变幻,遥控那团黑光绕着下方数千里方圆的悬空海面转了一圈,将那近万里方圆内的玄阴水煞收得干干净净,最终凝结成一团人头大小的黑色光球,近乎实质的光球悬浮在悬空海的上空,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死亡气息。

敖雪不解的回头望了目瞪口呆的古翁一行人一眼,摇头道:“玄阴水煞就将你们为难成这样?若是你们碰到了更加厉害的‘元水’、‘玄水’这些物事,岂不是都要吓得腿软了?”

八名虚境高手面孔同时一红,随后心中凭空的泛起了几丝无奈:“你龙族本来就是玩水的行家,玄阴水煞对你们而言当然不算什么!”

摇摇头冷笑了一声,敖雪玉掌轻轻的往下方一按,就看那黑色的光球带起一道漆黑的光柱轰入了悬空海的水面。这水面下,正是血神老祖勾结一众魔修占据的大本营――骸渊!这骸渊深有三十余里,地势复杂,天生一股极其浓烈的黄泉死气,是邪道修士最为喜爱的修炼所在。被元宗迎头痛击大杀了一通,逃回骸渊的魔修依然有数千之众,他们正准备凭借悬空海的天生禁制休养生息,恢复力量后再做打算!

可是,这里来了一个敖雪。一个有着仙人的实力,霸道凶狠、下手无情的敖雪。一个本体是龙族中的珍稀异种,天生对各种水性能量拥有绝对掌控力,玄阴水煞对她而言几乎可以无视的敖雪。

吸收了方圆万里内所有玄阴水煞的光球轰入了海面,直落骸渊深处。光球轰碎了海床,直透入地下近千里深。

虚空中,敖雪以一缕神识感应到了光球所处的方位,她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双手轻轻的一拍,淡淡的说道:“爆!”

光球爆开,巨量的玄阴水煞能量涌出光球,和地心涌上来的炽热熔岩一碰,阴阳对撞、水火相克,至阴和至阳的两股绝强力量产生了令人胆寒的破坏力。黑红二色的能量狂潮奔涌开,将附近的岩层一块块的撕成粉碎,下方的地心毒火失去了岩层的克制呼啸而出,疯狂的朝海面用来。悬空海中巨量的海水顺着那光球破开的通道也一路翻滚而下,正好和那地心毒火碰到了一起。

浩劫,就此爆发!

方圆万里的一块岩壳整个的暴突起来,在一阵阵的黑红强光中被冲成了无数的碎块冲天而起,随之冲起的,还有巨量的海水。

悬空海就在那一瞬间空缺了一大块,众多正教修士呆呆的看着下方正在朝他们奔涌而来的海水和岩层碎块,同时大喊了一声,架起遁光亡命的朝远处逃去。一名有着元神巅峰修为的老人歇斯底里的嚎叫道:“星灭!星灭!这是仙人的力量!只有仙人才能摧毁一颗星球!星灭,星灭,这是仙人的力量!元宗还有一名仙人!”

元宗内,居然还有一名仙人!所有正在亡命奔逃的修士都按捺不住心头的震惊,猛的回头望了敖雪一眼。仙人啊,如今的修道界还有仙人?不可能的!完全不可能!所有的仙人乃至合道期的高手,都在过去的某一场浩劫中突然消泯,那时候,修道界就连元神期的高手留下的都极少。随之而来的就是天地灵气的不断消散,渐渐的想要修成金丹都成了一种奢望,所有的修道者不得不开始借助外力修道!在这种情况下,修道界居然还能冒出一名仙人来?不可能的!

但是,星灭的力量,的确是仙人的力量!

这个身材高挑健美的少女,居然是一名仙人!

仙人啊~~~

后方悬空海整个爆炸了。巨量的海水和霸道绝伦的地心毒火碰撞,唯一的结果就是整个星球的爆炸。一团儿恐怖的黑色狂涛席卷了方圆数百万里的虚空,所过之处虚空中一切存在都别扫成了粉碎。

古翁等几名虚境的高手以及大批元神期的正教修士豁出去吃奶的力气,施展自己最强的神通、动用自己最强的法宝,堪堪的在悬空海整个爆炸之前将所有的修士带到了安全的地域。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那一团刺目的黑色光团,心中凭空对敖雪这一神秘的少女产生了极大的恐惧!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件让他们更加恐惧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名长得很是英俊、气质很是儒雅、看起来也是很良善的少年,正被那叫做敖雪的少女按倒在一块陨石上一顿毒打!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