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99章 魔都

第99章 魔都(1 / 1)

推荐阅读:

深陷这令人绝望的黑暗中,林逍不知道敖雪他们如今怎样了,不知道沈小白是否也被卷入了这个禁制,也不知道青锄和瑶璎是否能抵挡这黑暗带给人的极大压力……甚至,林逍开始担心凌霸天的安全!

这深深的令人绝望的黑暗啊,让人无能为力的黑暗!林逍想要做点什么,他想要打碎这黑暗,他想要回到敖雪、沈小白她们的身边!她们虽然是女子,但是林逍只有在她们的身边,才能感觉到安全!

面孔一片赤红,林逍无奈的发现,他有胆气去陨界冒险,他有胆量走出修道界来到战魂域这个完全陌生的星域来,完全是因为:他身边有敖雪和沈小白!一个仙人,一个虚境的佛门高手,这才是他林逍敢于来到战魂域的最大原因!

林逍的脸变得有如涂了猪血一样通红,他浑身一片燥热,冷汗一片片的从身上冒了出来。他心中一片的惭愧,一片的羞惭。

他原本以为他是出于对药儿的爱才毅然的踏上了寻找药儿的漫漫旅途,但是知道今天他才发现,他骨子里依旧是回春堂中那个有点唯唯诺诺、有点自卑、有点胆怯的少年。他之所以敢来寻找药儿,是因为敖雪和沈小白的存在!

“丢脸的家伙!要依靠两个女人壮胆子,才敢出来寻找另外一个女人!实在是丢脸到了极点!”林逍的识海内,一缕声音缓缓的飘过。

林逍似乎有所察觉,他猛的大喝道:“是谁?是谁在说话?”

没人回答林逍。

这片令人绝望的黑暗空间中,温度突然直线飙升。令人窒息的热浪中,更有一缕刺骨的寒意蕴藏在内。热浪烧焦了林逍的肌肤,寒气则顺着他的七窍直透五脏六腑。林逍的身体哆嗦了起来,他的牙齿发出了‘咯咯’的碰撞声,那寒意是如此的诡异,林逍似乎觉得,他的灵魂都要被冻僵了,都要被冻碎成一粒粒细小的冰渣。体表的高温和体内的低温合在一起,令得林逍就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就要死了!”这是林逍最后的一声叹息。

眼前再次闪过无数的画面,从幼时有记忆起一直到今天,无数的画面似乎很缓慢又似乎很快的闪过。林逍伸开了双手双腿,成大字形悬浮在这一片漆黑的空间中。他喃喃自语道:“爹,孩儿不孝~孩儿,今日也要死了~”林家的家谱和林家历代祖先的牌位是出现在林逍眼前的最后一副幻像。林逍突然讥嘲的对自己道:“原来,我,其实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啊!”

头顶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那一片虚空亮了起来,无穷无尽的地水火风带着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呼啸着自天空落下,沉重的压力压在了林逍的身上,林逍那经过天火、玄气锻炼变得无比坚韧,又经过玄武宝簶淬炼益发变得强悍的身体有如豆腐一样被压扁。一根根白骨断裂,无数的骨渣子从林逍的肌肤下探了出来,鲜血从林逍体内喷出,大股大股的鲜血有如廉价的自来水一样喷出。林逍瞬间就失去了意识,死亡的黑影笼罩住了林逍。

林逍的衣衫化为粉碎,他袖子中的十几个药瓶粉碎,他手上带着的储物戒指连同戒指内的无数灵药、灵石等物同时化为粉碎。

黑色的空间轻轻的波动,有如一张磨盘,慢慢的碾碎了林逍身上的一切。

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向了林逍,林逍的身体、元神,就要被这片黑暗吞没。

虚空中浮现了一座巨大的神像。那是一尊头顶高冠、身穿羽衣、手持拂尘、脑后浮现一轮八卦太极图、面容清矍隐隐然有出尘气息的年老道人。

这尊由地水火风能量组成的神像高有数百万丈,他盘膝坐在一尊巨大的九品莲台上,左手摊开,掌心中一个太极图正在缓缓的旋转。林逍就悬浮在这巨大的太极图中,阴阳双鱼每旋转一次,他的身体就被扭曲得益发厉害,骨骼断裂声不断的传出,林逍就好像一根被放在磨盘中的甘蔗,鲜血和生命,正一滴滴的被榨出来。

林逍丹田中的青色宝塔突然放出了青色的强光。那玄武虚影再次浮现。小小的玄武仰天咆哮了一声,有点肉疼的扯了扯嘴角,它的身体突然崩解,彻底的碎裂开化为一蓬蓬朦胧的黑色水雾。水雾被青色宝塔一口吸得干干净净,青色宝塔‘噌噌噌’的又长出了十三层,一道朦胧的青光自塔基朝下射去,正正的射在了林逍的金丹上。

林逍的金丹有如遇火的雪狮子一样被融化,金丹融成了紫、黑二色气流,被那道青光蛮横的吸入了宝塔中。

宝塔上青光大盛,一片片莲花瓣自宝塔内飘散开。林逍的体表浮现了无数的莲花瓣,馥郁的清香沁人心脾,林逍身上可怕的伤势以惊人的速度愈合。道道青光自林逍体内扩散开,将四下里涌向林逍身体的地水火风能量牢牢的隔绝在外。

掌心托着太极图的巨大神像缓缓的睁开了双眸,两道漠无表情的冷光射在了林逍身上。神像右手上的拂尘化为无数光雨飘散,右手上同样出现了一个太极图,只是那太极图阴阳双鱼旋转的方向,和他左手上的恰好相反。两个太极图同时出现,虚空中要将林逍的身体碾为粉碎的压力,顿时暴涨百倍!

青光碎裂,无数的莲花瓣直接被四下里的地水火风撕成粉碎。林逍刚刚愈合的身体再次发出了‘嘎巴’声响,一根根骨骼渐渐的扭曲断裂,一些骨刺捅破了他的肌肤探出了身体,这些骨刺也很快被巨大的压力绞成了碎片。只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林逍的身体再次变得血肉模糊。

丹田中,青色宝塔再次喷出了无数的莲花瓣。一片片莲花瓣缠绕在林逍身周,死死的抵挡着四面狂暴的压力。地水火风能量绞碎了一片片花瓣,一片片花瓣不断的自林逍体内涌出,林逍体表的青光大盛,再次将地水火风能量逼退了数里。

虚空中,狂暴的地水火风四气已经形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林逍以及包裹着他的青光,就有如汪洋中的一叶小舟在疯狂的颤抖,好似随时都会被那狂风暴雨吞没,随时都会遭遇灭顶之灾。神像双手掌上的太极图转得越来越快,渐渐的,两轮太极图化为两道强光,准准的罩住了林逍的身体。更多的地水火风能量从四面虚空涌出,轰鸣着冲向了林逍。

林逍第二次被青光修复的身体再次被庞大的压力碾碎,他的身体已经缩成了一个不大的肉球。一道道长江大河般的能量狂潮冲在了他的身上,大有不把他彻底毁灭不罢休的势头。

黑沙星颤抖着,黑沙星附近的星域颤抖着,黑沙星附近的数千颗星球同时颤抖起来。所有星球闪烁着刺目的光华,星球内部的星力被一道奇异的禁制抽出,遥空灌入了黑沙星,化为那禁仙绝阵中的地水火风能量,不断的用来攻击林逍。

若是站在茫茫宇宙中,就能看到黑沙星所在的这一小片星域正在爆发出令人目为之盲的强光,这片星域正在急速的抽取四方宇宙中的游离灵气,渐渐的这股引力越来越大,方圆数百亿里的星空乱得有如一锅沸腾的粥,光影扭曲了起来,空间被这股巨大的吸力渐渐的撕扯得支离破碎。

夜无鸦等人惊恐的趴在了地上,大地在轰鸣,黑沙星表面裂开了一条条巨大的缝隙,巨量的地心浊气冲天而起,无数巨石沙尘被冲上了天空,沙尘和空气剧烈摩擦,一道道水缸粗细的闪电凭空生出,乱杂杂的劈下。

天昏地暗,天崩地裂,真正一派世界末日的场景。

禁仙绝阵中,林逍的身体已经被压缩成了一个不到两尺直径的肉球。鲜血和细碎的肉末正不断的从他身上喷出,青光黯淡,距离他的身体只有不到尺许。虚空中那尊巨大的神像双手合在了一起,林逍就在他的掌心中,两轮太极图急速转动,无穷量的地水火风化为一道道巨龙从那太极图中喷出,恶狠狠的撞在了林逍的身上。

一声脆响,林逍丹田内的青色宝塔从头到顶裂开了一条细长的缝隙。巨量的青色强光从宝塔内部喷出,隐隐然有一声愤怒的、不甘的玄武长啸从宝塔内喷出,一丝近乎实质的黑光自宝塔深处冲出,直接融入了林逍的身体。青色宝塔光芒黯淡,原本有如琉璃一样光泽润润充满灵性的塔身变得好似发霉的面饼一样,锈迹斑斑、光芒全消、无比的难看。

虚空中的神像依旧在按照那太古禁制的设定运转。神像的双掌轻轻的合在了一起,两道转动方向相反的太极图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从太极图中冲出的地水火风能量急骤碰撞,突然在虚空中拉出了一个小小的黑洞。

林逍丹田中的青色宝塔爆发出最后一丝极灿烂的毫光,一丝翠绿的充满生机的光芒裹住了林逍,化为一丝极细的青光钻进了那小小的黑洞中。空间变幻,无数的虚空禁制从林逍身边涌过,林逍被那禁仙绝阵禁制和青色宝塔联手施为,送去了一处陌生的所在。

天空乌云密布,黑漆漆的云层似乎要压在了一栋栋大楼的顶部。无数闪电从云旋中劈了下来,一条大江边,无数正在欣赏夜景的男女惊叫着逃向了身后的一处处房舍。狂风大做,在宽阔的江面上掀起了米许高的浪头,大雨倾盆而下。

一团青光被数道雷火裹挟着自天空落下,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就从高空中坠下了地面。

‘喀喇’一声,一道闪电将一株高大的树木劈成了粉碎,林逍就裹在了那雷火中,坠入了这一片小小的树林。

宝塔最后爆发的一点青光将林逍的身体修复完全,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皮肤白皙、身材近乎完美的林逍茫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呆呆的望着四周。这里,绝对不是黑沙星。无论是一旁怪异的高耸入云的建筑,还是那混浊的空气,这里都不会是黑沙星!

就算修道界的灵气急速消散,但是林逍也从没想到,世上能有空气如此恶劣的地方。那空气倒也不臭,但是其中混杂了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杂质,在林逍这等修道人嗅来,这味道就有比当年回春堂的茅厕还要臭了一万倍!

一个胖乎乎的光头男子穿着一套怪异的短裤短衫,手里拎着一个绿色的琉璃瓶子,带着一股子怪异的酒气从林逍面前的小道跑过。

这胖子一边狂奔一边大声叫道:“下雨啦~大家晒衣服啦~啊呀!”

光头胖子突然呆呆的望着同样目瞪口呆的林逍,无比好奇、无比惊讶的叫道:“哥们,你这是玩什么?行为艺术哪?小心警察叔叔告你有损社会风化啊!”

“行为艺术?警察叔叔?”林逍呆呆的看着那胖乎乎的男子,诧异的问了一句。

“呃?您火星人吧?”胖子举起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带着醉汉特有的笑容放声狂笑道:“欢迎来到地球~呃~上海!嗯!”

林逍呆了!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