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146章 这个世界很现实

第146章 这个世界很现实(1 / 1)

推荐阅读:

利欲熏心的大汉甚至根本没注意查看林逍和白季乐的修为。林逍有着元婴期的实力,他看不透林逍的修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白季乐却是凝气期的实力,以他先天境也就是接近凝气期的水平他应该能看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的。可惜啊,林逍为白季乐锻造的这把长刀已经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

‘咚咚咚咚’,楼梯板上传来了沉重而急促的步伐声。七八条同样身高过丈的,同样有着先天境内功修为的大汉冲上了三楼,森严的目光狠狠的扫过了林逍和白季乐。对于将真元全部收敛于体内、不外泄一点儿气息的林逍,这些大汉看不出他有任何的不同。冷漠的目光随意掠过了林逍,大汉们的目光死死的钉在了白季乐的身上――尤其是他手提着的长刀,更是让大汉们看得眼珠都红了。

“老黑,果然是你丢失的宝刀,却被这个小兔子给偷走了!”一条壮汉突然爆笑道:“我们这就帮你夺回来!兄弟们,九宫阵哪!”

“嘿哈!”一声大喝,连同那刚开始的黑肤壮汉在内,九条身高过丈的大汉同时腾空跃起,双臂朝着空中狠狠的一挥。

狂暴的先天罡气有如一块铁板自十八只大掌中喷出,仙客来三楼的屋顶‘呼’的一声被罡气所袭,化为无数碎片飞上了高空,露出了一块青蓝色的天空。阳光洒下,原本略微有点阴暗的三楼突然变得无比的亮堂。九条大汉跃上高空,九个人在空中占据了九宫方位,十八只大掌探开,九十根手指上爆发出一道道尺许长的青色罡劲,有如九十柄利剑狠狠的刺向了林逍和白季乐的天灵盖。

“这就下杀手么?”林逍讥嘲的撇了撇嘴,眼里闪过一抹邪光:“果然是弱肉~我食哪!”

右手一挥,林逍只是将上清雷火真诀中最基本的一点点法诀在掌心中轻轻一吐,大袖翻飞,一道掌心雷混在袖风中喷出,‘轰隆’一声巨响,仙客来的三楼在强光巨响声中化为粉碎,一应家具陈设都被轰成了粉碎,九条大汉十八只手臂同时断折,每个人都是胸口焦糊一片,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有如断线的鹞子一样被弹飞了老远,重重的从三楼坠下了地面。

‘咚咚咚咚’,连续九声沉闷的撞击声自楼下传来,大街上响起了无数行人的惊呼声。

林逍听得清楚,有人在那里大叫:“是夏侯公子的人!谁敢在夏侯郡打伤夏侯公子的人?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徒弟,这个地方,叫做夏侯郡!那么,这座城,应该叫做夏侯城!”林逍‘嗤嗤’的笑了几声,悠悠叹息道:“我们招惹地头蛇了!”

白季乐兴致勃勃的挥动长刀,长刀在空气中带起一道道黄光,他大笑道:“师父,我们不是打探清楚了么?这个星球上可没什么修道高手,有您在,我们怕谁?”白季乐如今的信心爆棚,得到了光阴和岁月两件异宝,甚至在巨鲸星一举将屠龙老人打成重伤,白季乐觉得自己不大不小也是一个顶儿尖儿的高手了,他怎么会将传说中最厉害的高手也不过是元婴后期的飞鸟星上的修道士放在眼里?

“嗯,还是不要大意啊!”林逍瞥了一眼满不在乎的白季乐,幽幽的叹息道:“对为师也有半师之情的那位前辈,可就是阴沟里翻了船,被几个女人给折腾得死去活来,你可千万不要大意了。”

摇了摇头,林逍走到三楼原本的墙壁处,探头朝下望了望那九个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壮汉,冷笑道:“有趣得狠,莫非这夏侯郡内,就从来没有修道人经过?怎么这夏侯家的人,行事都如此的跋扈嚣张?”

“跋扈?嚣张?”一个冷冰冰的傲气十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哪里来的游魂野鬼,敢在这里对我夏侯家的人大放厥词?嚣张跋扈的,怕是阁下吧?在我夏侯家的地盘打伤我夏侯家的人,莫非真不把我夏侯家放在眼里?”

大街上原本熙熙攘攘的人流突然在几个呼吸间消失得干干净净。那些马车中的,跳下马车钻进了路边的店铺;弄些骑着坐骑的,跳下坐骑拉着它们钻进了路边的小巷;那些步行的人、以及正在街边摆摊的人,则是有如突然蒸发了一般,很神奇的消失不见。

一名俊逸的白衣男子,在数十名男女的簇拥下,轻轻的摇晃着一柄折扇,慢条斯理的从仙客来酒楼西边的那条大街慢慢的行了过来。这男子看起来也有三十岁出头,但是他身上的那傲气,那用两个鼻孔看人,眼睛都快扬上了天去的傲气,却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被家里人宠坏了的,不过十五六岁的青头年轻人。

林逍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这青年有金丹期的修为。虽然他的丹气很是摇摆不定,显然结成金丹没有多久,而且结成金丹的过程中显然是得到了外力的帮助,导致他的根基不是很稳固,但是能够在三十岁的时候结成金丹――哪怕是在这个天地灵气无比充沛的世界,他也可以算是一个资质很不差的青年俊杰了。

而且,能够以外力帮人结成金丹,可想而知这个青年的身后,起码站着一个元婴中后期的高手。只有元婴期的高手耗费很大的力气,消耗自身的元气,才可能帮一个凝气期的修士结成金丹――而且就算有元婴期的高手愿意耗费元气,那也得有大量灵药和充沛灵气的帮助才行。

夏侯郡的夏侯家,在飞鸟星上并不属于那几个有名的修道门派之列,却能造就这么一个三十许的金丹期修士。可见这男子在夏侯家的地位,林逍敢打赌,这个男子一定就是夏侯家这一代内定的接班人,否则区区一个飞鸟星的一个二流家族,怎会耗费这么大的力气造就他?

“麻烦哪!”林逍有点苦恼的抓了抓下巴:“不过,既然连三个七劫散仙、八劫散仙都得罪了,再招惹一个小星球的二流家族的继承人,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光头胖子经常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欠稿多了不心虚,欠账多了不发愁,虱子多了,这身子也不痒了嘛!”

若有所思的林逍站在酒楼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那越行越近的男子。

那男子手上的描金折扇轻轻的晃了晃,抬起头来冷冷的看了林逍一眼,又瞥了一眼那几名属下胸口上的伤痕,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以他金丹期的修为自然能看出,这几个大汉都是被人用掌心雷打伤,可不是用武功击倒的。能够使用掌心雷,起码就是凝气期的修士。而他却又看不透林逍的修为,只能证明林逍的修为超过了他――起码也是金丹中期的高手。

而白季乐呢,这是一名凝气期的修士,这是毫无疑问的。他手上的那柄长刀么~~~男子的瞳孔猛的缩成了针尖般大小――好宝贝啊!

法器、宝器、灵器、仙器,这是修道界为各种法宝飞剑评定的级别。林逍为白季乐打造的长刀,却是一柄下品宝器。

不要以为下品宝器在这个修道界就是很常见的大路货,这个世界灵气充沛,物产丰富,但是修道士常见的法宝、飞剑,依旧是各色法器。宝器已经是元婴期的高手才能拥有,至于灵器么,那是元神后期到虚境的绝顶高手才能接触的货色。

夏侯家在飞鸟星上,也不过是一个二流家族,管辖的夏侯郡治下也不过数百万人口,族中最厉害的长老也不过是元婴中期,整个家族近千族人,只有那辈份最高的长老手上有一件下品的宝器,其他的族人手头上最好的法宝飞剑,也不过是几件上品法器,就连极品都没有一件。

而白季乐,这个凝气期的修士,手上居然有一柄下品的宝器!若非林逍在一旁,这男子早就下令属下围殴白季乐,抢劫他的长刀了。对于林逍这个铁定的金丹期以上的高手,以及有可能有着元婴期实力的修士,男子的心思也是千变万化,在不断的寻思着对林逍的态度。最终,那男子决定,请族中的长老出手,配合其他的族人狙杀林逍,抢夺白季乐手上的这件宝器。

林逍静静的看着那男子,脸上满是古怪的微笑。林逍的笑容无比的邪异,令得那男子心里一阵阵的发寒。渐渐的,在林逍邪异的笑容中,男子一阵的气短心虚,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林逍突然‘呵呵’笑了两声:“这位道友,进则不敢,退则不甘,你到底怎么想?”

男子脸肉抽搐了一下,挤出了一丝笑容,朝林逍拱了拱手,正待说话,林逍突然破口大骂道:“哪家没家教的混帐王八蛋,生了儿子铁定没屁眼或者铁定有三五个屁眼的混帐东西,养了一群恶狗放出来咬人?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本尊是你得罪得起的人么?”右手往脑后一拍,一道黑气冲起,林逍元神裹着玄气真元化为一只方圆丈许通体阴寒刺骨的大手,‘嗤嗤’有声的朝那男子抓了过去。

这元神大手一出,那男子以及他身边的几个修道者同时绝望的高呼:“元神期!”

能够将元神和自身修为结合,幻化为大手出来用以攻击,这是元神期修士最显著的特征。修为高深的元神期修士放出的元神,威力比之一般的宝器还要强了许多,更是随心所欲,比之操纵法宝要方便了太多太多。尤其元神飞行的速度比之寻常剑光快了许多,寻常修士根本无法反应。故而真正的元神期高手面对实力比之自己低了一个或者两个境界的对手时,都会干脆的放出元神对敌。

林逍虽然修为只在元婴期,但是因为修炼戮神诀的关系,他已经修出了元神!这是修炼玄武宝簶造成的怪胎,普通修道人根本无法理解林逍如今是个什么情形。但是这些夏侯家的修士也不需要理解什么,一看到林逍幻化出的大手朝自己抓了过来,他们立刻纷纷架起剑光作鸟兽散,尤其是那被人簇拥着赶来的男子更是一边逃跑一边嘶声尖叫道:“前辈恕罪,晚辈得罪之处,还请前辈海涵,海涵哪~晚辈这就去请族中长辈向您请罪,请罪!您万万饶了晚辈一条狗命!”

‘嘿嘿嘿嘿’,邪气冲天的笑声响彻了半个夏侯城,林逍放出的元神大手随手捞过了那男子带来的数十属下,数十名最高先天境、最低不过凡俗间后天巅峰的打手通体被冻得有如冰块般僵硬,他们身上挂满了黑色的冰片,重重的摔倒在地,七窍中一点儿热气都没有,却是被冻得僵死过去。若是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这些人几个时辰后就会被活活冻杀。

根本懒得理会这些喽罗,林逍随手将他们击倒后,元神所化的黑色大手快若闪电般朝那男子驾御的一道黯淡的青光追了过去。大手飞行的速度比那剑光快了倍许,那男子刚刚逃出里许,就被那大手一握一抓,刺骨的寒气冲进体内,奇经八脉周身要穴都被寒气淤塞,那男子一口真元提不上来,眼前一黑就被冻得晕了过去。

白季乐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大为无聊的摇了摇头:“师父,您看看今天这一幕,怎么就像三流的肥皂剧内的场景呢?怎么到处都有这种纨绔子弟呢?怎么到处都有我们这种吃亏受气的老实人呢?怎么我们吃顿饭,都要把人家的酒楼给砸掉一层呢?”

冷笑一声,林逍将那男子一把抓了回来,带着看得目瞪口呆的白季乐一起,化为一道金光射向了远方。临走时,林逍还恶意的朝天空放了一道雷法,数十道水缸粗细的天雷横贯天空,将一片片云彩劈成粉碎,震耳欲聋的雷声震得整个城池都晃荡了几下。林逍大声喝道:“本尊乃雷尊雷天动坐下尊者,尔等敢冒犯本尊,就等着灭门罢!”

几颗下品晶石随着林逍的吼叫声飘落在仙客来的地板上。这几颗下品晶石在修道界的价值不算高,但是在世俗界,却是足够赔偿仙客来的损失了――这几颗下品晶石兑换成飞鸟星的通用货币,足够那店老板重建十几座仙客来的!

金光诀遁光迅速,林逍带着白季乐和那被冻晕的男子花费了一炷香的时间遁出了五百余里,找了一片荒无人烟的荒郊野地按下了遁光。

这里是几座大山包围的山谷,四周大山险峻,山势丑恶,地下一点儿灵气都没有,显然没有什么灵脉经过。山谷中生满了歪歪扭扭的小灌木和没有半点儿价值的茅草,甚至就连那茅草都是干瘪枯黄没有半点儿美感。这是一处典型的穷山恶水,不会有任何修道人驻留――除了需要一个安静僻静的地方拷问某个倒霉蛋的林逍,不会有修道人来这里驻足。

白季乐兴致勃勃的找到了几棵大树,用长刀劈下了木材,用茅草扎起了一个粗糙的十字架。他很龌龊的将那男子扒得干干净净,将他的衣服撕成碎片将他牢牢的绑在了十字架上,随后将十字架竖起,抬手就是数十个清脆的耳光,将那男子抽得清醒过来。

男子刚刚苏醒,就发现自己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被绑在了十字架上――按照白季乐的说法,他要让这男子品尝一下耶稣受难的滋味。尤其是他通体赤身裸体的,露出了一身保养得极好的,光洁致致的细皮嫩肉。山风轻轻的吹拂过,男子的发丝拂过他的面孔,同时带起了他身上的另外某个部位的毛发,轻轻的拂过了他的另外一处厉害部位。

低下头,看着自己因为冰凉的山风而变得萎缩的厉害部位,男子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嚎叫声。

“救命啊~呜呜呜~太爷爷救命啊~曾爷爷救命啊~爷爷救命啊~爹、娘、二叔、三叔、四叔~你们救命啊!呜呜,南儿就要被杀了啊!”

凄厉的哀嚎声吓得手持树藤,正待给这男子几鞭子的白季乐捂着耳朵急忙的退后了几步,白季乐惊讶的望着林逍,不解的问道:“师父,这些纨绔公子,都是这样的么?啧啧,我还没有动手呢,他就叫起救命了!”

盘膝坐在一块山岩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那男子的林逍眼前突然闪过了一个人的面孔。林逍有点心烦意乱的摇了摇头,伸手探进怀里抚摸了某件物事,有点烦躁的吼道:“闭嘴,为师又没有碰到过这些纨绔子弟,我怎么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子?问问他有关飞鸟星和附近的一切,嗯,把他身上的那些物事都给我拿过来,我看看有没有什么用得着的东西。”

“哦!”在商场上翻滚过一段时间,习惯察言观色的白季乐看出林逍的心情突然变得极其恶劣,而他情绪的变化的源头就是自己说的‘纨绔公子’这四个字。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