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153章 奇怪的遭遇

第153章 奇怪的遭遇(1 / 1)

推荐阅读:

穿着崭新的青色道袍,白季乐来到了大罗丹铺正对面的‘罗家丹坊’。

和林逍租下的店铺一样,罗家丹坊的门店不大,门店宽不过五丈多,深有七丈左右,三面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白玉木的木架子,上面堆积着一个个大大小小材质不一的药瓶。白玉木特有的冷沁沁的幽香在店堂内飘荡,混杂着没有密封好的药瓶内飘散出的丹药香气,令人肺腑为之一清、精神为之一振,每一根毛孔似乎都有凉凉的冷气沁入,令人好不受用。

看到白季乐走了进来,罗家丹坊的掌柜,也就是罗家丹坊的拥有者罗家第三代的嫡系长子罗林急忙从一张长案后站起身来,笑吟吟的朝白季乐拱手道:“白兄弟,有何见教哪?你大罗丹铺刚刚开张,怎么有功夫来我这里?”前几天大罗丹铺刚刚挂起招牌的时候,白季乐拿了林逍的拜帖来庚字号大街上的所有药铺拜会过,所以罗林认得白季乐。

白季乐笑了笑,走到长案前,懒散的斜靠在了长案上。他朝罗林点了点头,笑道:“罗掌柜的,你这里生意,可不好哪?”

罗林呆了呆,清矍的脸抽了抽,看了看冷清的店堂,苦笑道:“养家糊口而已,我们罗家丹坊也不过能炼制一些最简单的丹药,换取一些下品、中品的灵石供族人修炼所用,又不是那些有名的大门派能够炼制各种高级丹药,又怎会又太好的生意?”

叹息了一声,罗林的手指头往门外一指,笑道:“白兄弟,你要找生意好的店,那得去甲字号、乙字号大街上去。或者去天字号坊或者地字号坊,那边都有大门派大家族设立的店铺,比起我们这里,他们的生意可是好了何止百倍?”

“原来如此!”白季乐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压低了声音,轻笑道:“罗掌柜的,那~我就直说了吧。若是我大罗丹铺能够向你按照比市价便宜一点的价码提供例如补元丹哪、养神丹哪这样的中级、高级的丹药,你们一次能吃掉多少货?”

“补元丹?”罗林骇然望着白季乐。

“是啊,补元丹。”白季乐笑吟吟的看着罗林,就期待着罗林赶快下一份大单子,这样他也能回去给林逍交差了不是?林逍正在地下静室炼制丹药,白季乐觉得,自己身为大罗丹道在地球一脉的传人,若是不会炼丹,这件事情怎么都说不过去的。要学炼丹么,自然是应该在林逍炼丹的时候在一旁伺候了,否则又怎么能学习到炼丹术的精义呢?

“养神丹?”罗林再次失声高呼。

“嗯哪,养神丹!”白季乐笑得很得意。看到罗林那震惊的表情,白季乐心里那个乐啊,看样子自己果然是拜了一个好师父,看看人家罗掌柜的吃惊成什么样子了?嘿嘿,这炼丹嘛,还是讲究天分的,这罗家人估计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些高级丹药了吧?林逍果然了不起,他随手炼制的两种丹药,就能把同样做丹药生意的同行吓成这个样子,实在是了得,了得!

哪知道,罗林高声尖叫了连声后,原本笑容满面的他突然脸色一变,黑漆漆的脸上好似挂满了寒霜,大袖一甩,罗林大喝道:“白兄弟,这笔买卖,我们罗家丹坊本小业小,实在是没那个本钱做。好走,不送!来人啊,关门啦,今天我们提前歇业!”

大袖甩出,元婴中期修为的罗林袖口喷出一道罡气,淡红色的罡风好似铁板拍在了白季乐胸口,将白季乐直卷得飞出了罗家丹坊,狼狈的摔倒在地。白水集的大街都是用光洁的青石板铺成,白季乐顺着光溜溜的石板滑出去十几丈远,一头重重的撞在了街对面的墙根儿,脑袋上‘咕咕’的冒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子。罗家丹坊的几个小二手脚麻利的将门板一块块的拼上,门楣上的匾额上一道红光一闪,整个罗家丹坊都被红光裹住,却是罗林连护院的大阵都发动了。

白季乐呆了好一阵子,他惊愕无比的扭头看了看左右。左右两边街上的药铺里,都有小二探出了头来,对着白季乐指指点点,更有人掩嘴而笑,叽叽喳喳的猜测着白季乐做了什么让罗林发怒的事情,才会被庚字号大街上脾气出了名温和的罗林给摔出大门。

“我靠!有赚钱的买卖都不做,这罗掌柜的脑子晕了吧?”白季乐摸了摸头顶上那个软嘟嘟的大肉包子,龇牙咧嘴的吐着冷气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气恼的哼哼了几声,朝着罗家丹坊狠狠的挑了挑下巴,低声骂道:“活该你生意冷清一辈子受穷,发达的机会放在你面前了,都不知道抓住商机呢!妈的,这么好的机会啊,就等于微软找到中国乡下的小卖部的老板做亚洲区的总代理啊,这种机会都不知道抓住!傻了你,呆了你,活该受穷的你,活该你罗家一辈子在庚字号大街上混!”

嘀嘀咕咕的骂了一阵,白季乐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甩手走到了罗家丹坊隔壁的‘冷家丹室’中。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伴随着一声尖叫,白季乐又扎手扎脚的被一道罡风卷出了冷家丹室。冷家丹室的几个小二急匆匆的关上了大门,护院的大阵也即时开启,一蓬紫巍巍的光芒笼罩了整个院落,大阵扩散开的法力波动将白季乐又打翻了一个跟头。

“你们~~~”白季乐瞠目结舌的望着冷家丹室的大门,舌头似乎都绞成了一团,就连怎么说话都不会了。

“我~就~不~信~这~个~邪~”白季乐的身体哆嗦着,愤怒的仰天咆哮了一声,有如被捅了屁股的公牛一般,红着双目冲进了冷家丹室隔壁的‘王道人丸散堂’。这一次,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白季乐同样被丢了出来。不过这次他受到的待遇比前两次略好了一些。前两次他直接被人用袖风拍出门,而这一次,是王老道丸散堂的小二抓着林逍的手和腿将他丢出来的!

可怜白季乐只有凝气期的修为,哪里是这些起码有着金丹初期修为的小二的对手?四个小二将白季乐从店门口直接丢飞了十几丈远,有如折翼的鸟儿一般摔在了街对面一家药铺的石阶下。白季乐的额头磕在了世界上,‘啪’的一声脆响,白季乐摔了个头破血流,鲜血好似小溪一样从额头上涌出,青色的道袍很快被染成了靛青色。

“我,我,我~我白家二少就真不信,你们,他奶奶的放着大把大把的灵石不赚!”

抱着一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白季乐气昂昂的冲进了一家家药铺,然后被一次次的丢出来。短短一刻钟的时间,白季乐飞起又飞落了十几次,摔得他浑身骨骼都快散了架,一块块肌肉都在哆嗦,他软沓沓的躺在地上,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根本没办法爬起来。脸上糊满鲜血,身上衣衫凌乱的白季乐躺在大街上,无比悲愤的仰天长嘶道:“这是为什么?”

没人回答白季乐。

好似是收到了风声,庚字号大街上的上千家药铺一家接一家的关上了店门,打开了护院的大阵。庚字号大街变得有如鬼蜮一般,清风吹过大街,只是卷起几颗不多的沙尘,除了白季乐就再也不见任何人影。

哦,还有一个人。

更换了一身华贵锦袍的青圬带了两个青衣童子小心翼翼的顺着大街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看到形容凄惨的白季乐躺在地上,青圬的嗓音里都带上了哭音:“哎哟我的白公子啊,是谁这么心狠手辣把你打成这样?唉,您,您,您额头上怎么开了这么大一条口子?”

白季乐挣扎着直起了上半身,他游目四顾,大街上所有的药铺都关上了大门,白季乐用力的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冷哼道:“扶我回去。等师父他老人家出关了,再和他们计较。妈的,放着大把大把的灵石不赚,妈的,不要怪我们大罗丹铺吃独食!”

两个青衣童子小心翼翼的搀扶起了白季乐,白季乐扭了扭屁股,不由得龇牙哀嚎道:“哎哟,哪个王八蛋把白二少丢出来的时候,让我屁股着地的?我的屁股哟~这下要分成四瓣了!回去,回去,和师父说说这事情,我们吃独食,他奶奶的,吃独食!”

白季乐一边和青圬漫无边际的哼唧,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他对这件事情的分析。

他知道林逍的用意何在,庚字号大街上都是小丹铺,能够提供的丹药也都是一些中下品的货色。如果大罗丹铺突然提供大量的中高级丹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林逍显然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尤其林逍的用意根本不在赚取灵石――所以,出让一部分利润,让庚字号大街上的药铺成为自己的盟友分担出售高级丹药带来的风险,这就是一件很明智的决定。

“但是,似乎这些人,都在害怕什么啊!”白季乐皱着眉头暗自思忖道:“难道说,这里面,还有其他的玄虚?不过,经商讲究的是公平竞争,唔,虽然说这个公平也只是相对的,但是在地球的商场上,的确也有他自己的规则。难道说,在修道界~就不讲道理的么?”

皱着眉头,白季乐懒洋洋的将全部重量都压在了两个童子的肩膀上,有如死猪一样被两个童子扛回了大罗丹铺。两个倒霉的童子累得浑身臭汗,刚将白季乐丢在了大罗丹铺后院的正厅里坐下,两个童子就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唉,累了你们了。”白季乐干巴巴的对两个童子安慰了几句,好似随意的说道:“以后这种粗笨活计你们就不要做了,实在是让我心疼。嗯,我看青圬买来的小姑娘里面有几个长得不错的,以后这种扶我回来的事情,就交给她们作罢!”

“哦!啊?呃!”青圬和两个童子应了一声,突然同时惊呼出声。

白季乐厚颜无耻的望着他们,笑得无比的淫贱:“看白二少做什么?还不快点叫两个小姑娘出来帮我上药?哎哟,没看到我的额头上这么大的一条口子,我的血都快流干了么?”

“哦,哦!”青圬呲了呲牙齿应了一声,对着两个目瞪口呆的童子屁股上狠狠的来了一脚,将两个童子赶出了正厅,自己也匆匆的走了出去,招呼那买来的女童中几个生得最秀美的赶快过来伺候白二少!

白季乐正躺在靠椅上得意的抿着嘴笑呢,一声轻咳,林逍从后堂走了出来。

林逍已经炼好了九炉丹药,施法收取了所有的丹药,林逍沾沾自喜了一阵他这次炼制的丹药在品质上突然得到了一个极大的飞跃式的提升,他正想将这个事情告诉白季乐,让自己唯一的徒儿分享自己的喜悦呢,猛不丁的就听到了白季乐在那里吩咐青圬找两个生得最美丽的小姑娘来伺候自己。林逍心里一阵恼怒,轻咳了一声就走了出来,正待运劲于腿,狠狠的给白季乐的屁股来上一脚。

当年林善教训林逍的时候,用脚踢屁股,可是他常用的手段。

林逍准备踢白季乐屁股的时候,心头涌起了一片温馨的柔情蜜意,那腿上的力气不由得又加重了几分。

那足以将白季乐的屁股正式的踢成四瓣的一脚还没有踢出,白季乐那血淋淋的脸蛋就印入了林逍的眼帘。林逍吓了一大跳,他指着白季乐的脸大喝道:“季乐,你搞什么鬼?你的脸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看到林逍,白季乐就好似受欺负的孩子看到了自己的亲生爹娘一般,他‘哇’的一声跳了起来,一骨碌的跪倒在地,抱着林逍的大腿就哭诉起来。一边哭诉今天自己的奇怪遭遇,白季乐一边顺理成章的将脸上半干不干的血迹全抹在了林逍道袍的前襟上。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