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206章 恩人林逍

第206章 恩人林逍(1 / 1)

推荐阅读:

脚下白云飘散,林逍轻轻的落在叶无双面前,他朝叶无双稽首行礼道:“这位导游,方外散人丹逍有礼了。不知道友为何招惹了那帮妖人,令得他们对道友如此紧追不舍?贫道自诩也是正道中人,见不得这等恃强凌弱之事,不知可否有贫道能效力之处?”

叶无双心中狂喜,他如今飞剑被毁,身上又带着阴雷伤势,已经没有了御剑飞行的力气,听得林逍有意帮助自己,他急忙对林逍谢了又谢,随后说道:“道友,在下叶无双,乃乙道门人,今日本门在白衡星遭逢魔劫,还请道友帮在下一帮送在下去前方三千里外的‘摩崖峰’,在下的同门还在那里,怕是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变故。”

“原来是乙道门少门主,贫道失礼了!”林逍作出一副惊、喜交织的表情,急声问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那些妖人,看他们的功法来路是鬼修一脉,修道界着名的鬼修只有鬼帝幽谷,但自从九年前鬼帝虚行失踪后,鬼帝幽谷菁华尽去,他们哪里来的胆子攻击贵门?”林逍一边嘀咕,一边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鸽蛋大小的姜黄色丹药,就用身边一条小溪里的溪水化为药浆后涂抹在叶无双的肩膀伤处。

叶无双被林逍的问题弄得一阵郁闷,他怎么知道鬼帝幽谷的人怎么会突然发疯来袭击自己?他皱着眉头,正在思忖这个问题呢,突然肩膀上的伤口处传来一阵清凉,阴雷中的鬼火毒气化为一丝丝黑气从伤口处渗出,已经烧得快见了骨头的伤口肌肉一阵蠕动,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伤口就生肌合口完全痊愈,而且新生出的皮肤光洁细腻白得和那阳春白雪一般,比他原本的皮肤好了不知道多少。

林逍又融了一颗灵丹涂抹在叶无双背后的伤口上,那伤口也很快痊愈,没有留下一点儿疤痕。

“这,这~”如此神妙的灵丹,叶无双可从没见过。哪怕他是乙道门的少门主,身上的外伤丹药也没有一粒能和这位丹逍手上的灵丹相比的。

“哦,这是贫道闲暇无事炼制的几枚‘驱毒生肌丹’,最能化解各种邪门阴雷给修道者肌体的伤害。”林逍淡淡的说道:“少门主若是有兴趣,贫道手上还有不少,可以赠送少门主些许。”也不容叶无双拒绝,林逍将一个玉瓶硬塞给了叶无双。

叶无双也不惺惺作态,他接过玉瓶沉声道:“在下欠道友两份人情。道友若是还有余力,可否送在下去摩崖峰?”叶无双苦战了一阵,又被阴雷重伤,更是被虚逸云远远的偷袭了一记,虽然如今他外伤愈合了,但是体内已经是贼去楼空,再也无力赶路。剑意峰发生的变故若是不尽快调集高手镇压下去,等得那群墙头草一样的剑意宗弟子彻底的归顺了雪琅,到时候就麻烦了。

叶无双倒是不介意将那些归附的剑意宗弟子尽数杀掉,但是他毕竟要考虑其他几个超级门派的冷嘲热讽,要考虑这件事情对他乙道门名声的影响。当然了,这些都是虚的,最实在的就是――杀了那些剑意宗弟子,谁给他做苦工做苦力啊?

“唔~善!”林逍的神色不见丝毫变化,他一把拎起叶无双,纵身化为一道金光朝摩崖峰急速掠去。金光诀遁法迅速,林逍刻意的放慢了速度,也在一刻钟后赶到了三千里外的摩崖峰。叶无双对林逍的遁光速度啧啧称奇,他正要恭维林逍几句,前方那高耸入云参差如野狗獠牙的摩崖峰上下的事情却吓得叶无双浑身乱抖差点没尖叫起来。

高有两万丈的摩崖峰,从峰顶到峰脚,整座山峰被人血染成了一片鲜红。驻扎在摩崖峰的乙道门近千高手以及剑意宗归附的万余名修为薄弱的弟子被杀得干干净净,所有人的头颅在峰顶上堆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头金字塔。阳光下,那刺目的血色,那狰狞的金字塔,这诡异的一幕硬是让叶无双心头寒气大盛,一股子凉气从他头顶直冲脚心,他差点没晕了过去。

仅仅一万多人不可能将偌大一座摩崖峰染成通红,摩崖峰方圆五百里内的数十个村镇里的所有百姓都被人抓去杀死在摩崖峰上,他们的鲜血被当作廉价的涂料喷洒在山体上,他们的肢体被当作建筑材料,在山上搭起了数十件造型诡异邪气冲天的宫殿。这些宫殿构成了一个怪异的符文,一股股森森的煞气不断的自那符文中冲出,一股血气冲天而起,将摩崖峰方圆数十里的天空染成一片儿血红。天空不时有食腐的秃鹫成群飞过,它们刚刚欣喜若狂飞近摩崖峰,就被那血气一卷,化为一蓬蓬血水喷洒在摩崖峰上。

“这是怎么回事?”林逍看得头皮发麻,不由得惊呼起来。他自然知道林遥安排了血域修罗门的人同时袭击乙道门的几个据点,但是他根本没想到血域修罗门的那些人行事如此的凶残狠毒。他们屠戮了乙道门的那些人不算,还将附近的那些平民百姓也顺手杀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还在这里布下了这么一个邪门的阵法,好似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是他们做了这件事情!

“这群该死的混蛋!是血域修罗门的魔头!”叶无双毕竟有着数百年的经验,他没亲眼见过这样的场景,却也无数次的听说过血域修罗门的魔头们肆虐过的场景是何等模样。好似有一柄大锤轰在了叶无双的头顶,叶无双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身体一摇差点没软在了地上。鬼帝幽谷的人突袭剑意峰,已经让他觉得不可理解,血域修罗门的人将摩崖峰屠戮一空,更让叶无双没法子接受。

他叶无双招谁惹谁了?他这几年小心谨慎,没做任何可能树敌的事情,怎么会让鬼帝幽谷和血域修罗门同时找上了自己?

“少门主?少门主?”林逍用力的摇了摇叶无双,厉声喝道:“少门主醒来!此乃凶险之处,不可久留!”

没错,这里的确是凶险之处,十二名身披血衣的血夜叉已经张牙舞爪的架着血云从摩崖峰冲了出来。隔开还有数十里,他们已经爆发出了近乎疯狂的吼声:“兀那两厮,自己抹了脖子把元神交上!快,快,不要死前再受苦!”

叶无双急声道:“道友,快退!”叶无双看得清楚,这十二名血夜叉尽是元神巅峰的实力,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血域修罗门的魔头潜伏。乙道门在摩崖峰有散仙和合道期的高手坐镇,居然也被人一举屠灭,可见这里一定有血域修罗门的散仙级高手,他可不相信发力波动不过是元神中期水准的林逍能够带着他逃出一名散仙的手。

冷哼一声,林逍的双眸一阵泛红,他厉声喝道:“这干妖人,都该死!”虽然摩崖峰上狼藉的死尸都出于他和林遥的计较,但是他依旧无法接受血域修罗门那等残酷的手法。看着这些尸首,他好似又听到了归化城被屠城时的无边惨嚎。他似乎看到了林善在无数柄大刀下血肉横飞的凄惨场景。血域修罗门,他们可是和姜自在有关的魔头!哪怕林逍知道这些人都是林遥的属下,他依旧直接狂化了!

玄武九变第一转的功法,林逍如今只是勉强能够推动。一点热浪自林逍丹田中爆发出,他体内的水火真元猛的融合在一起,随后水火冲突,他体内的真元瞬间爆炸,爆炸产生的,是一种厚重浑厚的新的能量。这股新生的能量充盈在林逍体内,他的肌肉发出一声声暴鸣,一块块的膨胀起来。叶无双惊骇的看着林逍,看着林逍九尺余高的身体瞬间膨胀到丈二高下,看着林逍原本瘦削的身体变得比那地球上的国际健美先生的身体还要雄伟几分。

挥动着挂满了沉甸甸的厚重的肌肉块的身体,林逍从戒指中掏出了那块一人多高的九风银,怒吼着扑向了那十二名元神巅峰的血夜叉。原本林逍的肉体就极度强横,如今再勉强催动玄武九变的第一变功法,林逍的肌肉极度膨胀,肉体力量暴涨百倍,巨量的真元冲入九风银,九风银内冲出大团大团的罡风,推动得林逍的身形在空中飞行的速度激增十倍,林逍庞大的身体在空中荡起一片片残影,十二名倒霉的血夜叉还没看清林逍的动作,每个人几乎是同时挨了九风银数百次重击。

可怕的打击力道将十二名血夜叉的肉体当场粉碎,他们的元神刚刚尖叫着从体内冲出,林逍已经张开嘴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数万道极细的红光自林逍嘴里喷出,数万道红色雷霆呼啸着从天空落下。雷霆的密度是如此的大,每一道雷霆的威力是如此的强,自摩崖峰上冲天而起的血气都被雷霆轰碎,十二条赤淋淋的元神惨呼一声,当即化为青烟飘散。

叶无双看得是手舞足蹈、眉飞色舞,他拊掌大声赞叹道:“壮哉、丹道友,雄哉、丹道友,伟丈夫哉、丹道友,你这个兄弟,我叶无双交定了!”疯狂如虎的林逍,满天飞洒的血肉,自天空喷泻而下的数万道天雷,满天的红光血光,衬托着林逍那一声愤怒的咆哮,那等恢宏的气势简直有如上古传说中的神灵奋起了力量撞倒了传说中的天柱,令得天地西倾。

林逍双眸闪烁着疯狂的血光,他调动全部的真元,在体内瞬间凝聚了三十七万多枚雷苻,猛的张开嘴朝着摩崖峰吐出。

一团丈许直径的红光自林逍嘴里喷出,好似一颗炮弹般直轰摩崖峰。摩崖峰上突然腾起了一股弥天极地的庞大气息,那是起码一名三劫散仙级的高手出手了。一团晶亮亮的血光从摩崖峰顶的人头金字塔中卷出,将整个摩崖峰护在了血光中。林逍喷出的红光狠狠的撞在了那道血光上,一声巨响,数十万道天雷自天空落下,以摩崖峰为中心,方圆三百里的地面同时翻了起来,无数岩块被震飞上了天空,一座座山头崩塌,一条条巨大的裂缝自地面腾起,烟尘冲天、摩崖峰附近的地下有丰富的地下水,岩层破开、白花花的水浪倒卷出来有数十丈高。一团巨大的红色蘑菇云缠绕住整座摩崖峰,巨大的冲击波将仰天狂咆的林逍和叶无双冲飞了数百里外。数十块巨石沉沉的轰在了林逍的身上撞成粉碎,连续的打击也将林逍从那冲动疯狂的情绪中惊醒。

长吸了一口气,好容易镇定了一下心神,林逍也无力维持玄武九变的第一变心法,他背着叶无双掏出了数千粒补充元气的丹药一口气吞进嘴里,体内真元绵绵而生,林逍这才一把抓起在狂风中立足不稳的叶无双化为一道金虹远去。

摩崖峰顶,一名盘膝坐在人头堆中的血衣道人嘴角挂着一丝血痕,惊骇道:“好霸道的雷法,方才发出这一击的人,你们可有人注意到他的修为?”他身边的十几名血衣道人同时摇头,林逍和叶无双身上的气息并不强大,故而他们才派出了十二名血夜叉去生擒两人,又怎么可能分神去关注林逍两人的修为到底有多强呢?不过,看到自己这一队人马的领队人都受了一点点轻伤,想来也定然是散仙级的高手!

不提这些血域修罗门的魔头,却说林逍带着叶无双又在乙道门的几个据点之间奔波了一阵,却发现这些据点尽被血域修罗门或者鬼帝幽谷的人彻底摧毁。被血域修罗门摧毁的据点附近鸡犬不留,被鬼帝幽谷摧毁的据点内则是所有乙道门的修士尽数被杀,其他剑意宗的修士全部反出了乙道门,重新打起了剑意宗的旗号。

叶无双第一次领悟到了凄凄惨惨戚戚是什么意思,一缕缕寒气在他周身流转,他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似乎灵魂已经从躯壳中飞了出去,他就只剩下了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不过是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他乙道门在白衡星上的近万精锐被屠戮一空,其他的那些元神期、元婴期的弟子也就罢了,虽然对乙道门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是毕竟伤不了乙道门的元气。乙道门的规模,可是比启元世界的元宗还要大了数倍――毕竟这个世界的修道界比之十几年前的启元世界可要充沛了许多。

但是,叶无双用门中秘法召唤风长老,却没有得到风长老的一点儿回信,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近万弟子死了不要紧,几个散仙合道期的高手死了也不要紧,甚至乙道门的散仙再多死个十几二十个也不打紧――乙道门这样的超级门派,会专门挑选虚境的高手在渡劫时被天雷毁去身躯培养成散仙,这是各大门派增强自己在修道界威摄力的一种非常手段――所以,死伤几个散仙,实在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两仪剑~乙道门的镇门之宝两仪剑啊~若是这剑被人抢了去,他叶无双就算是少掌门,也只有被扒皮抽筋送入乙道门黑牢紧闭终身的下场。

甚至,还可能牵连到他的父亲――当今的乙道门掌门!

甚至是他父亲这一支人马,都会因为两仪剑被人所夺而被彻底的清洗出乙道门!

叶无双呆呆的站在乙道门在白衡星的最后一个据点‘两鱼岛’外的一处礁石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堂堂一个元神巅峰的高手,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身体哆嗦得骨节子都发出了林逍清晰可闻的‘啪啪’声,可见他心中焦急到了什么程度、害怕到了什么程度。

林逍静静的站在叶无双的身边,他自然知道叶无双为什么害怕。林遥给他的令信中已经说明了,乙道门的镇门之宝两仪剑被林遥抢了去。镇门之宝啊,两仪剑相当于乙道门的掌门令苻,又是两仪剑威力最大的法器,这样的至宝在叶无双的手上丢失,这个责任足够让叶无双死上一百次!林逍更能体会到叶无双心中的恐惧,他在恐惧因为自己的失败,会直接牵连到他的父亲以及他父亲这一系的人马。

林逍一直没吭声,他只是看着叶无双,静静的看着他。直到叶无双突然举起右掌,狠狠的一掌朝自己的天灵盖拍下的时候,林逍这才一把抓住了叶无双的手掌,惊声道:“叶道友,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不成?”

叶无双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他疯狂的挣扎着,疯狂的嚎叫道:“让我死吧!我只有死,才不会连累到我父亲和我诸位师叔伯,快点让我死!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丢失了本门至宝两仪剑,除了死,我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可是,叶无双不是体修,乙道门的修士也不擅长体修功法。叶无双这个元神巅峰的高手,他的肉体比之普通凡人是强悍了百倍,手臂上也有万余斤的力量,但是和修炼玄武宝簶的林逍比起来,他的那点肉体力量简直就好似蚂蚁要和一头大象比拼力气!林遥的肉体,可是直追体修仙人的变态存在。只是两根手指轻轻的往叶无双的手腕上一拧,叶无双的身上就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力气。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