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256章 故人

第256章 故人(1 / 1)

推荐阅读:

林逍腾身到了林遥身边,他有点愤愤的抚摸了一下浑身干巴巴的就剩下一张皮裹着骨头的林遥,反手抓过正在身边载波载浮的化血神刀,随手将刀从林遥的头顶塞回了他的身体。林逍自顾自的掏出大把大把的丹药喂进林遥的身体,眼看着林遥干瘪的身体慢慢的丰盈起来,同时他的嘴巴哆嗦着,也有了哼哼的力气。

林逍冷笑道:“威风、煞气、了不起!刚来仙界,就能招惹仙尊级的对手,实在是了不起!嘿,你居然突破了大罗金仙的境界?”

林遥尴尬的朝林逍笑了笑,他正准备找个合适的借口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迎仙驿的诸多仙人的头上去,哪知道化血神刀却突然吐出了一股庞大得可怕的魔元!

化血神刀劈掉了烈阳仙尊的五根手指,很是吸取了一些烈阳仙尊的精血。这点精血对烈阳仙尊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东西,但是一旦被化血神刀转化为魔元,这分量就相当于数十个大罗金仙所能拥有的全部修为啊!林遥可没修练过玄武宝簶,他的肉体如何能承受如此庞大的魔元?当即他的身体撑得有如气球一样鼓胀,身上皮肤、肌肉不断的炸开,一道道鲜血激射而出,喷了林逍满头满脸。

林逍也急了,他急忙掏出大把伤药不断的塞进林遥的嘴里,一时间也顾不得再追究林遥在迎仙驿闹事的责任。

鸿一仙尊笑着开口了:“正如烈阳仙兄所见,林遥是本门丹堂长老林逍的兄弟,故而~还请烈阳仙尊给个情面,不要追究他今日大闹迎仙驿的罪过。”

沉默了好一阵子,烈阳仙尊才干巴巴的冷笑道:“哦?若是本尊不给你这个情面,你待如何?”

蒙赤的怪眼一翻,他狞笑道:“那,我们就试试干掉一个仙尊是什么滋味,又有何不可?”

一丝丝凛冽的杀意不断的自蒙赤和宝相娘娘等鬼仙、妖仙出身的仙尊身上涌出,他们真有心联手干掉烈阳仙尊。

烈阳仙尊的脸色一变,他飞身上了那匹独角天马,再次化为一道巨大的雷霆撕裂了虚空远去。看他急驰而去的方向,却是朝着仙庭所在的会仙大陆去了。

鸿一仙尊他们知道,这下仙庭有得热闹看了。

会仙大陆最高一层的元一大陆,距离万仙殿不过一万余里的地方有一百花集,这是距离万仙殿最近的城市。能够居住在百花集的仙人,要么是修为高绝,起码都是大罗金仙级的高手;要么就是在仙庭各部执掌大权而且各种人情关系盘根纠结地位稳固不摇永远不用害怕自己位置被人取代的仙人;又要么就是掌握了会仙大陆各行各业经济命脉的大小仙商,他们的实力也许不甚强大,他们在仙庭也许只是挂了一个虚衔,但是他们掌握了数不胜数的矿脉和药圃等等,他们也有资格居住在这里。

百花集座落在一片花海汪洋中,这一片花海中几乎汇聚了仙界所有著名的花种。偶尔天风扫过,就看到满天都是五彩斑斓的花瓣随风飘舞,深有丈许的花杆、坚韧细长的花枝、柔顺如瀑的花蔓在风中摇曳,绚丽的花浪一波波的朝天边翻腾。这一片花海,长宽都有数千里,端的是风景奇秀、草木灵美。形似城池却没有城墙等俗物的百花集,就隐藏在花海中。

足足百丈宽用极品青脂玉铺成的大街纵横百条,将百花集分成了万多个整整齐齐的街坊,每一个街坊长宽都是标准的三十六里,内有宫殿楼阁、大街小巷无数。一个个衣冠华美、容貌清奇的仙人或者腾云驾雾的在天空飞行,或者懒洋洋的牵着自己的宠物妖兽在大街上闲逛,那等悠闲自在的味道,却是普通人再也学不会的。

百花集正中心两条宽有三百丈的主大街交汇处,矗立着百花集最有名的‘百花阁’,这是一栋集仙界饮食之大成的酒楼。酒楼的幕后主人是仙庭礼部膳司的司主,酒楼里的厨子、酿酒师等,干脆就是在仙庭礼部膳司有着正式职司的仙官、仙吏,可想而知这酒楼中的菜肴美酒是何等的吸引人。但是这酒楼里的花费也是同样的惊人,普通金仙根本没胆子进门消费一次。

林逍和林遥兄弟俩,正懒散的坐在百花阁最高的第九层雅阁中,懒散的看着大街上的仙人往来。

接应了刚刚飞升的林遥后没过几天,就到了仙庭万年一次的改选日期。这一次要重新选举仙庭的十二名执事仙尊以及各部、各司的正使和司主,以及决定仙庭各个重要职位的人员更迭,实在是一次极其重要的重新划分权力地图的大会,决定着未来一万年诸多门派诸多势力的势力消长情况,也许一个门派就能因为这次的机会奠定下未来兴盛的基础,也有可能一个势力就因为一个不慎从此就被逐出了仙界的权势核心,故而没有人敢对这万年一次的大会掉以轻心。

林逍默不作声的喝着酒,林遥的一对桃花眼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大街上一名婷婷行过的仙女,过了许久才低声叹道:“好身材哪~标准S型身材,啧啧,这要摸上去~”

冷哼一声,林逍翻了个白眼,对着林遥冷笑道:“大嫂和二嫂,她们都有了身孕?”

“是!”听得林逍的口风不善,林遥急忙赔上了笑脸谄笑道:“是有了身孕,所以,老二,你可不能说我什么。我这抛妻弃子的飞升上界,还不是为了追杀我们的仇人,这不是为了你才飞升的么?”

“说实话!”林逍眸子里闪过一抹诡异的幽光,他冷笑道:“洞幽神目之下,你体内的血流速度一有变化就瞒不过我,说实话!”

猛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林遥翻着白眼哀叹道:“得了,你如今修为比我高了,做兄弟的反而要欺负做哥哥的了!哎,我说实话,我就说实话!你两个嫂子有身孕了不假,但是我这才知道,修道者怀孕,动则要大肚子好几年。我在下界怎么也是九劫散仙的实力,你两个嫂子怀孕了一百多年都没有将孩儿生下来!”

长叹一声,林遥可怜巴巴的对林逍哭诉道:“二弟啊~你大哥我,是一个健康的、心理正常的、性取向没有半点儿异常的、有着合理合法的性需求的男人哪~所以,你大哥我只是一不小心焕发了人生的第三春,这第四春正在酝酿的时候,两头母老虎就发作了呀!”

咬牙切齿的往自己的脸上比划了又比划,林遥冷哼道:“两个母夜叉,妈的,差点没毁了老子的容!而且那虚逸云还要一剪刀‘咔嚓’了你大哥我的小弟弟!就算我九劫散仙,身体是用能量所铸,这小弟弟就算咔嚓了,修炼个千儿八百年的也就重新长出来了!但是士可杀不可辱,砍了我的大脑袋可以,砍我的小脑袋那是万万不成的!所以你大哥我挥刀斩了几个倒霉的散仙,吸足了魔元干脆飞升了!”

无奈的望了林遥一眼,林逍感慨道:“你就不担心两个嫂嫂和我那两个侄儿?”

调儿郎当的跷起二郎腿,林遥很无所谓的说道:“担心~怎么不担心?不过,我这不是已经很稳当的成了大罗金仙么?偷偷摸摸的下界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说实话哪!老二啊,要不是你那怪异法子,我这被群仙谱盯着,怎能这么容易的下界不是?”

轻轻的点了点头,林逍攥着酒杯淡淡的说道:“我也该下界一次了。哼~我现在肉体、元神、修为,三者都已经达到了金仙标准,足以承受跨越仙界到其他各界的空间压力。过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一起下界就是了。”

‘嘎吱、嘎吱’的将酒杯扭成粉碎,林逍眯着眼睛冷笑道:“在仙界,我也该有一批真正属于我的属下了。启元世界中离神宫灵在这两百多年内已经调教出了九劫散仙七千余人,我下界后,就让他们通过清静琉璃宝塔去到周天第一世界,然后释放体内的气息让他们飞升!虽然仅仅是七千多名金仙级的人物,但是也总比乙道门的人用得顺手。”

林遥不断的点着头,他低声说道:“就是这个道理,这人哪,还得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心腹才是。”

眸子中冷光一闪,林逍低声问道:“你血域修罗门,最近没什么麻烦吧?”

“麻烦?能有什么麻烦?”林遥呆了呆,他随即醒悟了过来:“没麻烦,一点麻烦都没有。血狱都被我挪了个地方,皇宝宝身后的人是再也不可能找到血域修罗门的。只要他不冒着触犯仙界仙规的风险下界,我还怕他不成?”

“这样就最好不过了。”林逍笑了笑,拈起一块蜜糕递给了林遥:“这百花阁的‘玉峰蜜糕’实在是不错,试试,试试!就这一块蜜糕就能补充相当于一块下品仙石所能提供的仙灵之气,更是滋味非凡,售价一块上品仙石,虽然贵了点,却也物有所值。”

“你还怕仙石不够用?”林遥白了林逍一眼,很不客气的大口吞咽着蜜糕,含糊的说道:“这些年你炼制的那些丹药,把人家乙道门的库存都淘空了,你说你换来了多少极品仙石什么的?你如今可比大哥我有钱,我在仙界吃喝嫖赌住用行,可全在你身上了。”

林逍耸耸肩膀,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正如林遥所说,林逍如今的身家丰富,的确不把仙石当回事情了。不说他在仙界用仙丹交换了多少极品材料,就说离神星域的状况也越来越好,离神宫灵能够给他提供的仙石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不到金仙的实力就不能通过仙界的空间屏障,但是各种死物可不受限制,否则仙界的仙人也无法给下界的门人赐下仙丹和法宝了不是?

兄弟俩说了一会儿闲话,看了一阵子风景,这酒意就有点上来了。两人一边不断的给对方劝酒,一边嘀嘀咕咕的计算着这次乙道门的诸位仙尊拉拢了鬼修一脉、妖修一脉、佛修一脉的仙尊联手,是否能够在仙庭多取得一些重要职位。更重要的就是,当鬼修一脉和妖修一脉新增的仙尊出现后,仙界其他的势力会震惊成什么样子?

“这样一来,乙道门可就成了众矢之的。虽然是风光无限,但是其后的风险可也就大了。”林遥深深的叹息了起来。

“这样也好,风险?什么时候没有过风险?如今的乙道门,如果还不能站在仙界的巅峰位置,那他们也真该死了。”林逍冷漠的说道:“有三脉仙尊鼎力支持,他们想要将如今仙庭翻个个儿都是有可能的事情,如果不能趁势在这一万年中掌权,进而掌握仙界的真正权力,他们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蜷缩在周衍星闭门过日子的好。”

“说得有礼!小二,给你家林大少再来两坛这个什么酒来着!”林遥的脸略微有点发红,他大声的召唤起来。

林逍笑了笑,他拎着一个小酒壶慢慢的起身,站在窗子边欣赏着百花集的街景。一队花枝招展的仙女正驾着一团青云从离地数丈高的地方飘过,几个鹤发老人正骑着几头千奇百怪的妖宠慢吞吞的从街上行过,更有一对对男女仙人满脸是笑的在大街两边的一间间楼阁店铺中进进出出。林逍不由得暗自点头,来到仙界三百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仙界有如此安静祥和的一面。

正准备坐回桌边,林逍突然看到大街上摇摇摆摆的走来了一名衣衫褴褛的光头仙人。这仙人光着头,却是穿了一件道袍,可是这道袍放在百花集,就只能用破破烂烂来形容了。经过两百九十七年的苦修,林逍不仅是修为飙升,一些奇门功法的火候也有了极深的造诣。洞幽神目扫过那老人,林逍看透了这老人身上的道袍虽然也是中品仙器的品级,但是袍服中仅仅刻录了一百零八个中级仙阵,防御力虽然不错,可是在中品仙器中也只能算是下等货色。尤其是仙袍的本来质地也不甚好,用的是仙界很常见的‘斑纹灵蛛丝’,这就令得这仙袍所能容纳的仙阵数量最多也就是一百零八个。

不过,毕竟是仙器,若是打理得好一点,依旧是可以是霞光熠熠、光彩夺人得。可是这仙人不知道碰到了什么麻烦,身上的仙袍破了好几个大口子,其中有几个口子更是直接伤损到了一百零八个防御仙阵相互沟通的阵脚,令得仙袍的防御力比起一般的下品仙袍还不如了,实际的防御效能大概仅仅是相当于一件上品灵器的水准。放在仙界,上品灵器就是叫化子才会穿戴。

更兼这仙人脚下左脚一只破破烂烂的僧靴、右脚干脆就没有靴子,脚板上还破开了一条长长的血痕,脸上也是鼻青脸肿的很是难看,这就更像是一个叫化子,而不像是一个飘曵出尘的仙人了。

“哇!这秃驴也有下品大罗金仙的修为,怎么穿着这么破烂哪?”林遥摇晃着脑袋走到了林逍身边,猛不丁的看到这仙人,也忍不住惊呼起来。林逍皱起了眉头,这仙人的模样他很是有点熟悉,但是却是有点忘记了他在哪里见过他。起码这三百年中,他没见过这个仙人!嗯,绝对没见过,这三百年,和林逍打交道的起码都是仙君一级的人物,他没有和大罗金仙这个层次的人交流过。

“这人是谁?”林逍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声。

“我不知道。”林遥抓起小二刚刚送上来的酒坛子,狠狠的灌了一口老酒。

一旁正准备退下去的小二听得林逍的低声自言自语,急忙赔着笑脸笑道:“上仙有所不知,这人是仙庭有名的怪物太方上人。他短短百多年就从金仙巅峰修练到了大罗金仙境界,的确是修仙的决定天才,但是他脾性古怪,刚来仙界就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还很是结了几个仇家,所以他如今才厮混得如此落魄。上仙不要理会他,这人脾气古怪得很,不好交涉的。”

太方上人!林逍的眼睛猛的睁大了,他急匆匆的就往百花阁的楼下奔去!太方上人,他林逍怎么不记得他?若非太方上人的遗宝,林逍初期在下界修道界的发展不会这么顺利;若非太方上人的遗宝轮回剑,林逍在白衡星时就被那两名丹行的虚境高手给生擒活捉了,又怎么轮得到他林逍有今天的好日子?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说,他林逍都欠了太方上人太大的人情,这个人情他一定要还!而且还要千百倍的报答人家才是正理!

急匆匆的从百花阁的第九层直跑到最下面一层,林逍站在楼梯上,就看到太方上人懒洋洋的拖着那条受伤的腿走到了一楼大堂的柜台上,随手将几块品质极佳的‘寒淬金’丢在了百花阁一名掌柜的面前。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