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逍行纪 > 第346章 规则、世界

第346章 规则、世界(1 / 1)

推荐阅读:

三支弩箭和林逍的身体对碰,林逍身上的衣衫瞬间湮灭。原本白皙的皮肤在那一瞬间变成了诡异的黑色,通体发黑的林逍有如黑洞一样散发出诡异的气息,黑黝黝的躯体似乎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吸入体内。玄武九变全力开动,林逍的皮肤、肌肉、骨骼、经脉、骨髓、内脏、大脑等等一应身体组织被厚重的玄武气瞬间充满,原本就坚固无比的身体更是变得坚不可摧。

弩箭上附着了一丝庚金规则,规则的本质就是锋利和撕裂。一丝丝火星在弩箭和林逍身体之间闪烁,林逍如此强横的身体依旧是感受到了一丝疼痛。受到疼痛的刺激林逍发出了一声好似龙吟却又更加深沉厚闷的长啸,他的身体膨胀到数丈高下,他身上一块块黑漆漆的肌肉疙瘩疯狂的跳动,一股股急速扭动的气息自他周身急速涌出,他所掌握的力量规则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力量,纯粹的力量的规则!以坚固浑厚蕴藏无限生机的先天大地力量为根基,以灵动柔韧却有着滴水穿石特性的先天之水力量相互演化而生成的玄武特有的力量规则。厚重中蕴含着无限的变化,沉重如山却又灵动如大江流水绵绵不绝,一圈圈黑光缠绕住林逍的身体,黑光和三支弩箭狠狠的对撞摩擦着,亿万火星不断喷出,庚金规则被林逍的力量规则不断的摩擦损耗,三支弩箭急速旋转着想要刺透林逍的身体,结果却只在林逍的身上化为丝丝黑金色光芒流散。

来袭的弩箭被震碎,林逍的身体却被弩箭上蕴含的可怕力道撞得向后疾飞。这对林逍没有造成半点儿伤害,却给了林逍身后的林遥几乎是灭顶之灾。林逍高有数丈的身体狠狠向后一撞,虽然他已经鼓荡肌肉承受了弩箭上的绝大部分力量,但是仅仅是那一点点顺着林逍的身体透过的力量余波也将林遥的身体震得几乎崩解。林遥的七窍中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的身体有如被炮弹击中的小鸟一样向后疾飞数百里一头撞在了一座悬浮在虚空中的大山上。只听得一声闷响,林遥身上的肌肉十块中炸开了六七块,他身上的骨骼更是碎得有如碾碎的米粉一般。

剧痛直冲识海,林遥痛得‘嗷嗷’惨叫。无边的杀意在林遥的心头翻滚,他随手将化血神刀一丢,顿时无数道血光铺天盖地的朝四面八方疯狂杀去。随着金衣尊者从金神宫内冲出的百多人措手不及被化血神刀围着一顿猛砍,瞬息间就有十七名快要踏入神人境界的青年被化血神刀斩下了头颅。庞大的精血不断遥空注入林遥的身体,他受损的身躯急速恢复愈合,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又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一道道腥臭粘稠的血光不断自林遥体内钻出,林遥的身体渐渐的在血光中消融,他愤懑的大声吼道:“老二,我的身子可没你这么结实~你和他动手的时候可千万不要碰到我!”

血光覆盖了方圆万里之地,林遥也将他领悟的规则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这是杀戮的规则,这是血腥掠夺的规则,这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魔道规则。粘稠的血海在方圆万里的虚空中奔涌,林遥的世界之力和他领悟的规则力量融合在一起演化为一片方圆万里的血海,无数扭曲挣扎的雄浑戾魄在血海中咆哮飞舞,他们发出的哀嚎声简直要将所有人的灵魂都扯成碎片。腥臭的血腥味冲天而起,就算是状若发狂的金衣尊者都是面色急变急忙祭出了一件大钟形的神器护住了全身,他根本不敢让血海内的一滴儿血水近身。

黑金色的大钟高有千丈左右,钟身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拳头大小的扭曲符箓,金衣尊者刚刚将大钟祭出就有一道厚有里许的金光笼罩他全身,任凭林遥放出的血海如何冲击也只是在这金光上溅起了片片浪花却丝毫奈何不得金光钟的金衣尊者。

但是金衣尊者也只能护住自己,他金神宫内近身侍候的百多名门人弟子先是被化血神刀斩杀了十七人,随后血海一冲,除了那已经拥有神人力量的十几个男女祭出神器保护住了自己,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发动护身的神器就被那血海内的无数冤魂戾魄发出的齐声哀嚎将他们的灵魂从肉体中扯出拉入了血海。这血海之水污秽阴邪无比,这些人的灵魂刚刚被血海之水碰到就被抹杀了一切的灵识,他们所有的经验和天道感悟都被血海消化变成了林遥拥有的经验和天道感悟,他们的身体也被血海之水融化成一条条扭曲的血影,变成了林遥无数血神分身的一分子。

暴跳如雷的金衣尊者眼角都炸开了,一缕缕鲜血不断自他裂开的眼角喷出,金衣尊者望着血海疯狂的咆哮道:“今日本尊和你们不死不休!”

身体膨胀到七八丈高下的林逍冷笑着扑向了金衣尊者,他大声喝道:“本尊也正是这个意思!”他粗大的右臂上缠绕着一团方圆数丈的呈现黑黄二色的玄武气,林逍奋起全身的神力狠狠的对着金衣尊者护身的金光一瞬间轰下了数万拳。每一拳都有如数万颗巨型恒星同时爆炸产生的威能,数万拳几乎是同一瞬间轰在了厚有里许的金光上,就算林遥放出的血海都被可怕的拳罡气浪冲得倒卷了数百里远。金衣尊者的身体巨震,他的钟形神器上一道道黑金色光纹激闪,护体金光在一瞬间被林逍轰得只有一张纸般薄的一小片儿残留。玄武气混合了林逍领悟的力量规则产生的独特世界之力跨越了虚空直落在了金衣尊者的身上,当即打得金衣尊者的身体上又出现了数个透明的大窟窿。

金色的鲜血狂喷,金衣尊者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是何人?神界的神人中并无你们二人!”

林逍默不作声的举起大拳头朝着金衣尊者一通乱打乱砸,除了玄武气,他更将自己所通晓的一应法术尽数混杂在了拳劲中轰出。一道道紫色的上清神雷,一道道惨绿色的巫族阴雷,一道道带着七彩烟雾的巫族诅咒,各般希奇的法术雨点一样落下。金衣尊者被打得连连倒退,他的身上鲜血有如泉水一样喷出,林逍的拳劲太过于沉重,金衣尊者一时间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哪里有半点还手之力?

玄武九变的功法太霸道,林逍的肉体太强悍,这样强悍的肉体就算是在神界都极其罕见,加之有林遥的血海在一旁策应,金衣尊者的一时间被打晕了头,他除了不断爆发出疯狂的咆哮声却居然没有什么好法子应付眼前的困局。他只能不断的抽调庚金灵气补充进体内,他的身体不断裂开一个个透明的大窟窿却又急速的恢复如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金衣尊者就被林逍的重拳轰飞了数万里。

两名金衣尊者座下的神人突然带着满天急速旋转的金刀金剑飞近了林逍,两人联手托着一面直径三丈六尺的青黑色宝镜遥遥的对准了林逍就是一晃。一道强光自宝镜中射出,林逍的身体被那强光一照顿时周身剧痛好似有无数小刀在身体内外一阵乱砍乱劈。换了普通人被这强光照中那是铁定已经骨肉成泥,但是林逍的肉体是何等的结实?他除了皮肤上被劈开了数万道比发丝还要细小的血口子就再也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害。饶是如此林逍体内的玄武气也被宝镜射出的强光削去了足足三成!

以林逍玄武气的雄厚程度居然被一道宝光就削去了三成之多,林逍都不由得心头一震,他猛的转过身看了那两名神人一眼厉声喝道:“好宝贝!起码是上品神器吧?给本尊我过来!”一声闷响,林逍脑后冲起一道青光,青光中无数团青色莲花疯狂的冲向了两名神人。一团团青色莲花或开或合,但是无一例外都在急速的转动,一道道可怕的吸力不断自莲花上放出,这些吸力汇聚在一起就变成了一股宛如巨型黑洞一样的庞大吸引力。两名神人只是一个惊呼,他们的手一个没拿稳宝镜被青光一卷一绕就被林逍抢下。

清静琉璃宝塔内林逍的玄武真神张开大嘴对着拿宝镜一喷,林逍精修数百万年的戮神诀全力发动,一道浩浩荡荡有如钱塘江潮的元神冲击轰在了宝镜上,两名神人在宝镜上附着的一缕神念被摧枯拉朽般轰成粉碎,林逍瞬间就控制了这面宝镜。只是转瞬的功夫,林逍的头顶上再次冲起一道青光,青光中一朵方圆数丈的青色莲花是如此的耀目,莲花上托着那面青黑色的宝镜对着两名神人就是一闪。

一道粗有三丈六尺的强光激射而出,强光中蕴含了可怕的庚金煞气,一名神人见机的快他一步就瞬移出了数百里远,另外一名神人略微慢了一点,他的半边身体被青黑色的强光一卷就变成了无数肉泥喷溅而出。这神人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嚎架起一道金光朝斜次里冲了出去,一道粗有数里的由巨量血水汇聚而成的浪头猛的扑了过来将那神人卷入了血海中,无数凶狠的戾魄扑向了这神人,纷纷顺着他的伤口钻进了他的身体。这神人发出了可怕的哀嚎声,只听得三声钟鸣过处,一缕诡异的黑色波纹在他身上一绞这神人就双眼发直的沉入了血海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林遥的头顶上落魂钟高高漂浮,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不断的敲动落魂钟,摄人心魂的钟声不断响起,金神宫下属的无数仙尊和那些神异的禽兽已经在山间往来嬉戏的美妇、少女被那钟声一卷顿时魂飞魄散投入了血海中。钟声的威能是如此之大,金衣尊者座下那几位围着林遥一阵乱砍乱杀的神人也被逼得连连倒退不迭。饶是他们都有神器护体,落魂钟的威能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哪怕林遥根本无法发挥它全部的力量,依旧是震得这些神人头昏目眩元神差点儿脱体飞出。

这边林遥大杀四方是威风凛凛无人可当,可是刚刚强夺了那面青黑色神镜的林逍却是一个不查被反应过来的金衣尊者一记金色雷光轰在了后心。这道金色雷光中蕴含了金衣尊者无数年来参悟出的所有庚金规则,方圆数百亿里内的庚金灵气不断的投入这道金色雷光,渐渐的在里面凝聚出了一缕杀意无穷无尽的庚金煞气。雷光在林逍的后心爆炸,林逍护身的黑光被雷光炸得支离破碎,庚金煞气直冲进了林逍身体,饶是他玄武九变凝聚的肉体强横绝伦依旧是被那煞气将后心脊椎骨冲成了粉碎。

脊椎骨碎裂,林逍的身体顿时动弹不得。庚金煞气不断在他体内施虐,所过之处身体被破坏得一塌糊涂,并且林逍的身体有被庚金煞气摧毁解体的趋势。林逍吓得魂飞天外,他急忙抽调全部的玄武气涌向后心围追堵截这一缕冲进身体的煞气,一时间身体其他部分的防御力大大削弱。他高大的身体僵硬的悬浮在空中,体表原本厚有数丈的护体黑光随着他不断抽调玄武气去应付那一缕庚金煞气变得越来越薄、越来越弱。

浑身血迹斑斑的金衣尊者适时瞬移到了林逍身前,他狞笑着将手上的金色强弩对准了林逍的右目狠狠的扣动扳机。这一次强弩上只有一根极粗极长的黑金色弩箭,弩箭上有无数蚂蚁大小的扭曲符箓闪烁,一股充满了毁灭气息的波动不断自弩箭上涌出,这一根弩箭本身居然就是一柄品级不低的神器。金衣尊者心念动处,方圆千亿里内所有的庚金灵气同时注入了这支弩箭中,弩箭迸射出令人目为之盲的强光,渐渐的强光收敛,弩箭上闪烁的符箓也没入弩箭体内,弩箭本身更是变得锈迹斑斑有如一支废物,但是那股毁灭的气息却是比方才强大了何止万倍?

这一次,弩箭距离林逍的身体只有不到三丈,弩箭上附着的能量比起初的三支弩箭强了万倍不止,林逍拥有的玄武气先是被那宝镜削去了三成之多,随后又被庚金煞气轰入体内他不得不调动全身的力量去抵御这煞气的侵袭。一时间林逍身体的防御力降低到了最低点,弩箭近乎瞬移般刚刚自强弩上离开就到了林逍的右眸前。弩箭激荡起的劲风在林逍的脸上刮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血印子,林逍的右眼珠差点就被那劲风冲得从眼眶中飞出来。

金衣尊者快意的咆哮道:“不管你们是谁,你们都给本尊死吧!”

斜次里一道粗大的青色树藤呼啸着冲了过来,林逍高有数丈的身体被那树藤一抽就有如受惊的鸟儿一样‘呼’的一声被弹飞了万余里,那弩箭带着一声可怕的破空声擦过了林逍的面孔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一道血影自血海中冲出,这血影发出震天价的龙吟声,一柄血色方天画戟缠绕着赤红色的血焰撕裂了虚空狠毒无比的挑向了金衣尊者的下身。金衣尊者的身边更是凭空冒出了两尊高有百丈的金身罗汉,两尊罗汉伸开长臂狠狠的抱住了金衣尊者的身体。

金衣尊者今天被打糊涂了,他更是因为六个得意孩儿的死而气得有点痴呆了。两尊金身罗汉抱住了他的身体,他居然忘记了用神力去震碎这两尊罗汉,而是愤怒的用肉体力量和他们较上了劲!可是金衣尊者并不是以肉体修为见长,他狠狠的抖动了几下身体,那两尊金身罗汉的手臂简直有如长在了他身上一般纹丝不动。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缠绕着血焰的方天画戟已经撕裂了金衣尊者护体的神衣在他的下身要害处开出了一条极深的伤口。

这方天画戟也是神器,而且是品级好得令人吃惊的神器,更加让金衣尊者感到可怖的就是画戟上缠绕的血焰分明是号称世间最霸道的力量――龙力!画戟仅仅是干净利落的给金衣尊者做了一个外科手术大开膛,但是霸道的龙力却不断的崩解着金衣尊者的身体,画戟刚刚从金衣尊者的身体抽离呢,金衣尊者的骨盆附近就有一大片肉体被龙力震成了粉碎。

重创令得金衣尊者的眼珠都红了,他仰天狂啸了一声滚滚金色波浪自他身周不断涌出,紧紧抱着他的两尊金身罗汉瞬间崩解,天和地瞬间都变成了刺目的金色。方圆百万里的虚空被纯金的光芒占据,金衣尊者释放出了他全部的力量组成了一个直径百万里的小小世界。以这个小小的世界为核心,方圆数万亿里内的神界灵气发疯一样的涌入了这一片带着浓浓死气的金光中。不管是何等灵气只要进了这个世界就变成了纯粹的庚金灵气,一座座山在这方世界中出现,一条条大河在这个世界中涌出,一株株大树、一株株小草不断的在山上、水边冒出来,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由最纯粹的庚金灵气所组成。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