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入戏(1 / 2)

我就是陪她演戏的,唯一的职责便是入戏,到头来,她还要怪我太入戏。

——题记

萧子云来找我时,我正在帮师父纳鞋底,我有时很困扰,为甚师父总让我做这些娘们的事儿。

她抢过我手里的鞋底,手一挥丢到屋顶去了。她道:“我要与你商讨一件事。”

我跳上屋顶,我不是想去捡鞋底,我是不想与她讲话,我觉得她大概是看上我了,但我喜欢的是浅儿。

我十三岁便认识萧子云了,那时她仅八岁,同年我认识了同样是八岁的浅儿,她们很不一样。

浅儿善良单纯,萧子云恶毒阴损。她们十岁那年,萧子云徒手扭下一只兔子的脑袋,那本来是我与师父逮给浅儿当生辰贺礼的。最后无奈,我们把那只兔子炖了一锅兔肉给浅儿吃,浅儿吃得很欢畅,圆圆的眼睛扑闪扑闪,像……被扭掉脖子的那只兔子。

浅儿及笄那年,我为她准备了一份贺礼,是我亲手纳的鞋底。除了武功,师父就只教了我纳鞋底,他言纳鞋底可以修养身心,习武之人最忌的就是燥进,我知道其实是他鞋底常破,身边又没个体己的女子帮他修补,于是便利用了我这近水楼台,师父说瞎话的本事是一流的,把浅儿也教得十分爱胡扯,但看浅儿在胡扯十分趣味,她眼睛骨碌碌地转,让你即使知道她在胡扯也不忍心揭穿她。

我甚么都不会,又没甚银子,于是便只好给浅儿纳了一双特结实的鞋底,她那么爱爬树翻墙的,有双好的鞋子也很重要。然而,我尚未把鞋底送给浅儿,她就先吓了我一吓,她说她喜欢我,要与我一起养只雕。

我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思虑了好几日,最终决定我愿意娶浅儿,她家家财万贯,我可以入赘,入赘后财产便都是我的了,我便可以给浅儿买漂亮的簪子了。

我挑了个良辰吉时,到了王府上,拿石子扔了许久浅儿的窗都未曾得到回应,我很着急,吉时马上就要过了。

我正急得火烧眉毛,忽地想起,今日是元宵,浅儿定是与宝儿逛灯会去了。于是我匆匆赶往灯会,果不然见着了浅儿与宝儿,只是宝儿蹲在路上哭,我犹豫着是否要上去,因为见识过宝儿哭的人都知道,她的哭是鬼哭狼嚎到如入无人之境。

而就在我犹豫间,我瞧见了萧子云,便躲了起来,师父讲过,路上遇到萧子云,要装不认识。但她也瞧着了我,把我从屋顶上揪了下来,冷笑道:“怎么,在你那善良的小师妹面前想假装不认识我这个女魔头呀?”

她向来不待见浅儿,我与师父都不明白个中道理,她们俩从未谋面,甚至浅儿连有她这号人都不晓得。

我不吭声,希望她觉得无趣自行离去。但她却忽地与我动起手来,她的武功真的好,我应付得很艰难。后来我的揣于怀中的鞋底滑落下来,她捡起来看,冷冷一笑道:“这尺寸,送给小师妹的罢?看来有人春心荡漾了,若是我说,我不准你们相爱呢?”

我哼一声道:“你凭甚么?”

她把鞋垫用力一掷,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然后道:“不瞒你说,我就是见不到人好。若是你敢与那浅儿有个什么牵扯,我就像扭兔子脑袋一样,把她的脑袋扭下来。”

我斥道:“萧子云,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妖媚一笑,道:“你打得过我麽?”

我一滞,的确,我若是发挥失常是绝对打不过她的,我若是发挥超常也应该是打不过她的。

我不得已只好答应她。

我拒绝浅儿时,她红了眼眶,她道她原本准备送我《射雕英雄传》为定情之物的,但既然我不喜欢她,她就不送了。我很是心疼,她买的《射雕英雄传》是官印珍藏版,我想要很久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浅儿愈长愈是美丽。

某次午间,我翻墙进王府找她,浅儿爹把王府建得比地府还大,我找了许久才在一个亭子里找到她。

她靠着亭柱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打着盹,膝头上反面倒放了《神雕侠侣》。春日暖阳洒在她身上,使她笼上了一圈柔光,仿佛下凡的仙子。我用尽了浑身力气才克制住了自己不去做使浅儿恨我的事——我实在很想偷走那本《神雕侠侣》。

那个午后,我陪着浅儿在亭子里坐了大半日,她都没有醒来过,她真的很会睡。

浅儿一日一日在长大,以她的长相和家世,上她家提亲的人愈来愈多,我倒是一点都不焦急,因为那些人一旦深入了解浅儿后,都不愿娶她了。浅儿的好,只有我一人知道。

我自信满满地等待浅儿成为嫁不出的老闺女,届时我武功练好了便不再怕萧子云对她不利了,届时我便能理直气壮地接手嫁不出的浅儿。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是一个宁静的夜,蝉在树头叫着知了,我忽然十分想念浅儿,便去王府寻她看星星。

我们在屋顶听到了她爹准备把她许配给武状元之事,浅儿并无过多反应,她言嫁谁不是嫁,武状元挺好。我怒火攻心,气冲冲走了。

蝉还在树头叫着知了,我却什么都不知了。于是一怒之下,我在每棵树之间飞奔抓蝉,一抓一个,捏死了掷于地上。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