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碎片(1 / 2)

【一】

南乔和时樾的婚礼,是小树上台送的戒指。

当南乔看到一岁多的小树笨拙地捧着小盒子,在郑昊小心的卫护下蹒跚地爬上台时,被时樾握着的手轻轻颤动了一下。

她看向时樾,时樾冲她微微一笑。

小树站定在他俩面前,时樾和南乔蹲下来。小树奶声奶气地说:“爸爸,你会永远和妈妈在一起吗?”

小树还这么小,这么一句话对他来说很长了,分成几小段,换了几口气才说完。

时樾看着小树那样一本正经的表情、和他相似到不行的眉毛眼睛,笑得都要溢出来:

“爸爸会永远和妈妈在一起,爱她,保护她,照顾她,尊重她,和她一起看着小树长大。”

小树又看向南乔:“妈妈,你爱爸爸吗?”

南乔看了时樾一眼,只见时樾眼中满满的期待和笑意,还有一丝丝的得意。

——小树来问,你能不回答吗?

南乔淡淡一笑,然后对小树点了点头。

时樾:“……”

外人自然看不出夫妻之间的小小斗法,时樾却很想给南乔来上一口。

随后就是宣读誓词、交换戒指。在两人错身的一瞬间,南乔在他耳边,轻轻道:

“我爱你。”

她说得如此的轻快而自然,充满了愉悦,时樾一瞬间竟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惊喜是接下来的亲吻最好的催化剂。时樾的吻来得深刻而急切,带着席卷一切的热潮。

南乔望着他的明利而炽烈的眼睛,第一反应是,哦,或许小叶子要提前到来了。

【二】

婚礼前夕,南乔回到德国的母校参加一次学术会议。会议结束后,南乔和她的导师、还有过去的一些同学——如今也是这个领域的专家——边讨论着一些业内的最新进展边走了出来。

时樾掐着她的时间刚飞抵德国,在会场外面等她。因为是片场结束一个项目后立即长途赶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黑色的短袖T恤,露出肌肉坚实肌理分明的胳膊;深色工装裤配着军靴,显得一双腿愈发的长而矫健。这一身的气势简直剽悍到不能更剽悍了,在这个学术气息浓厚的环境中便显得格外扎眼。

南乔的导师有一副白花花的大胡子,睿智又优雅,是典型的学者风范。他没见过时樾,看到杵在会场外面盯着他们的时樾时还惊讶了一下。不光是导师,其他人看到时樾也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时樾稍稍考虑了一下,他没想到南乔的事情还没完。这身打扮确实不适合正式会见她的导师和同行,正想着要不要先回避一下,南乔已经走了过来。

“Marius,这就是我的丈夫,时樾。”她挽住他的手,向她的导师Marius教授介绍。

时樾惊讶地看了南乔一眼。

是的,他惊讶,不仅仅是因为南乔如此大方自然地介绍了如此格格不入的他,更是因为——

她说的是中文。

她身边的助理将中文翻译成德语,说给了Marius他们听。

Marius教授眉毛一挑,非常有风度笑了起来,向时樾伸出手,说了一串德语。

时樾和Marius握手,听见旁边的助理翻译说:

“你好。南乔很早就提起过你,说你品格非常优秀,长得也很英俊。我本想能让她用‘独一无二’来形容的,是怎样的人,今天见到,终于有点明白了!”

回到宾馆,时樾一个反身就把南乔压在了门板上。手指划着她的长发,悠悠地问:“我在你心中,评价这么高?”

南乔面无表情道:“你教我说的。”

时樾眯起了一双敏锐又深邃的眼睛,锋利地打量着她。

南乔指的是决定要办婚礼的那晚上,他逼着她去炫夫的玩笑话。

但她和Marius提起他,会是这么晚吗?估摸着在TED她公开表白的那次就说了。

他的女人,总是这么的心口不一。

他低笑起来,拿着她的手按在她的胸口,“摸着你的良心……”

——说真话么?

当然不。南乔已经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三】

那一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灰蒙蒙的,中度污染,PM2.5数值190。

她低头看着手机上的这个数值,很熟悉。这是时樾的身高。

最新小说: 霸行三国雪中悍刀行官道无疆罪军药香重生宜室宜家异世之极品天才药窕淑女幸福末世唐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