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1 / 2)

被他发现了。居沐儿低下头,却藏不住泪水。她不想这样,他不理她了,她觉得心里很难过。她想哄他开怀,可是现在她更难过。

她让他不高兴了,他便去了花楼,还这么晚回来。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回来了也不愿叫她,他是不是不想理她了?可是他怎么可以去花楼,他怎么可以找花娘?

居沐儿越想脑子越乱,越想眼泪越多,最后再也忍不住,干脆哇哇大哭起来。

这下把龙二吓坏了,他顾不得身上湿漉漉的全是水,一把将居沐儿抱进了怀里。居沐儿也将他紧紧抱住,哭得更是厉害。

“我今天去巡了铺子。巡完了铺子去了府衙,见了府尹大人,跟他了解了那个劫匪失踪的状况。那人到现在也没找到,府尹大人也没查出来是谁冒充了捕快。然后我又去拜访了宫里的一些朋友,找了刑部的人,最后请了几位官员到染翠楼喝酒。一整日没回家就是做这些事。在染翠楼喝酒我也没碰哪位姑娘,只是那种地方,身上免不了沾得那些味道。”

居沐儿听了,孩子一样地撇了撇嘴,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那模样真是说不出的可怜。

龙二捏了捏她的脸,斥道:“是不是一整日净胡思乱想了?我问了,你今日就坐屋里没出门,发呆了是不是?”

居沐儿委屈地答:“今日相公出门没叫我。”

“你一晚上没睡好,早上晕沉沉的,怎么叫你?”

“相公也没让人给我留个话,我惦记一天。”

龙二咳了两声,这个他倒真是故意的,他心里也不痛快呢,故意想晾她一晾。此时被她拿这事当把柄,他的理直气壮顿时烟消云散不知所终。他又咳了两声,干巴巴地道:“爷今日太忙,没顾上跟下人交代。”

“那相公晚上回来了,也没唤我。”

他能答他去了花楼虽没干坏事但还是会心虚吗?当然不能。而且这种反应让龙二爷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他心虚什么,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可他最后也只能答:“一身臭烘烘的,想先洗洗。”

居沐儿又吸吸鼻子,重又抱紧龙二,把眼泪抹在他身上。

龙二叹气,抚她的脑袋,亲亲她的额角。

“不闹了?”

“我没闹。”

“那是谁哭鼻子哭得乱七八糟的?”

“是谁?”

“耍赖了是不是?”

“是依相公的话,看不到的便不算。”

“我何曾说过?”

“说过。”

“几时?”

“就是说过。”居沐儿一边说一边还拿脸蹭他,用他的胸膛把脸全擦干净了。

龙二被蹭得一身火,顾不得一身湿,干脆将她横抱起来,迈开大步回到床上。

最新小说: 超级狂仙昶变天下查无此人霸武凌天霸行三国雪中悍刀行官道无疆罪军药香重生宜室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