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1 / 2)

唐萤闻声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蹲下身子跟萧思思说话的男人。即使人到中年,男人的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好,略微有些驼背,但整体还是瘦削挺拔。

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只不过鼻翼两边留下了两道很深刻的法令纹。或许是因为五官与萧泉有几分相像,倒不会令唐萤觉得陌生。

定睛看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唐萤连忙站起身笑脸迎接:“萧先生您好,我是唐萤。”

男人抬头看她,言简意赅:“你好,萧寒。”

“那个……”对面的男人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却莫名让唐萤感受到了第一次在萧泉工作室里面试时的紧张感。

她竟然语无伦次起来:“我是萧泉的助理,这次来是为了采访您关于那幅画的一些事,希望您可以配合……萧泉应该有提前通知您吧?我听他说起过一些关于您的故事,但还是觉得亲自找您聊一聊比较好。”

萧寒轻微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唐萤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好。”萧寒惜字如金地点头。

他不紧不慢地将萧思思放到地面,然后领着唐萤走进里面的房间。地方比较小,两人面对面稍显拘束地坐着。

唐萤终于逐渐找回了专业态度,有条不紊地打开笔记本,拿出录音笔,朝萧寒点了点头示意:“您可以开始说了,我会仔细做好记录的。”

十月末,北京的深秋。

据萧寒说,这是那个女人最爱的季节。

在金灿灿的枫叶林即将被一片辽阔无垠的白色覆盖之前,清标画廊的第一场画展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

当天,业界多位颇具盛名的艺术家和鉴赏家都莅临现场助阵,不少媒体记者也争相前来报道,只为一睹传说中傅大师的得意门生的真容。

画廊里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画廊外边更是排起了长队,堵得水泄不通。

唐萤前几天晚上一直因为这件事紧张得难以入眠,直到此时此刻,亲眼目睹了整场画展的成功举办,心里一颗大石头才算是落了地,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自抑的欣喜。

带着工作证在场地里来回走动,唐萤不厌其烦地向客人们解说着展出的每一幅画。

这一天,毫无意外的,主展位上那副不曾面世的名为《他站在夏花绚烂里》的画引起了热议。

也是这一天,唐萤浓墨重彩地向来宾们讲述了无数遍属于萧寒和何冉之间的故事,直到口干舌燥也没能停止。

那段尘封许久的往事,在二十年后被人重新挖掘出来,依旧充满了无限的遗憾和无奈。

据说直到何冉的遗体被推进太平间里,萧寒也没能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在她过世之后,他也没有合适的身份参加她的葬礼。

甚至,他连她的骨灰也没能摸到过,它们就被洒向了大海。

生死离别的悲剧往往令人滴泪肠断,可唐萤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萧寒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的表情。他脸上的悲伤很淡很淡,淡得几乎无法寻觅,仿佛这些痛苦的经历从不曾发生在他身上。

他说:“她一直都在。”

唐萤始终想不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许他还一直活在自己的回忆里,又或许他不过是拿这种假想来安慰自己。

临近黄昏,画廊里的人流量终于渐渐变少了,这一天对于唐萤来说是忙碌而收获颇多的。萧泉在酒店设宴邀请了宾客们,她则留在画廊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清场时,唐萤发现一个男人抱着个小女孩站在主展位前,迟迟不肯离开。

她不得不走上前去提醒,“这位先生,不好意思,画廊准备关门了……”

话没说完,她愣了一下,才发现眼前的是位熟人。

唐萤声音很轻,萧寒并没察觉到她的到来。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眼前的那幅画上,一动不动,完全忘记了外界。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