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醉酒之后(1 / 2)

关于小祥子什么时候怀的孕,初空思索了许久才想起来,大概是在那天……

那天蟠桃宴上,珍酿司说他们一个酒娘最近酿出了一种能提升修为的新酒,味道极甜,甚是好喝,特在蟠桃宴上拿出来让大家尝尝。

天帝准了,酒便发下来大家一一尝了,适时小祥子正和几个仙子斗酒,多喝了几壶,待初空发现时,小祥子已经喝大发了。初空扛她回去的时候,小祥子手脚都开始哆嗦。

初空气得没法,又舍不得手去打她,嘀嘀咕咕抱怨了一路:“修了这么多年仙法,就不能有点长进?喝这么点酒就醉成这幅德行,你岁数都长给鹿马兽吃了吧!要没小爷在,我看你怎么哭着爬回去……”

小祥子便大着舌头骂他:“吵吵吵……吵死了!怎么跟个娘们似的!你你你变成公主空后,就一直没走出角色吧!我可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小媳妇,李天王的命格子半点也没写错,你就该追着我……嗝……追着我跑。”

初空气得嘴角都在抽,忍了又忍,终是用拼着此生最大的耐性将火气忍了下去,“小爷明天等你醒了再和你算账。”

一路背着乱踢乱打的小祥子回了家,刚把她扔床上,初空扭身要去倒杯水喝,忽觉衣袖一紧,是小祥子坐起来将他拽住了。

她一张脸醉红醉红的,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呼扇呼扇的眨巴了两下,水汪汪的眼眸看得初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干嘛?”他虎着脸问。

“师父……”

让人意外的小祥子竟然吐出了这么一个称呼,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初空一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小祥子倏尔一声大喊:“呔!我叫你一声师父!你敢应不敢应!”

初空登时嫌弃的扯开小祥子的手,把她鞋扒了扔一边,几乎是强迫着将她摁进被窝里:“老实睡你的,学什么疯猴子。”

小祥子不依不饶的挣扎,泥鳅一般从被窝里钻出来将初空的手抱住,泪汪汪的看他:“师父……你这是要捂死我么?你想捂死我,再去找个新徒弟是不是!人家好伤心嘤嘤嘤!”

“你乱说什么混话。”初空扒开她的手,“你要记得你现在说的话,明天早上醒来,你绝对第一个抽死自己,赶紧睡。”

初空可是记得,小祥子最不愿意提的,就是她痴痴傻傻被他逗弄的那一世,对小祥子来说,那简直是她毕生的耻辱,虽然……初空是觉得挺好玩的……

初空刚将小祥子扒开,她又锲而不舍的贴了上来,连两条腿都招呼上了,如同章鱼一般往他身上贴:“不要不要,小祥要和师父一起睡。”

初空揉了揉额头,转头看了一眼进屋的时候被小祥子踢翻的桌椅几案,又看了看小祥子骐骥的望着他的眼睛,初空一声叹息:“好好好,一起睡。”

大概是因为小祥子平日里甚少用这副模样对他撒娇,所以一撒娇,他就完全……

把持不住了。

初空掀开脱了鞋,掀开被窝钻了进去,他摸了摸小祥子的脑袋:“睡吧。”手掌在小祥子背后轻轻拍了几下,他今晚也喝了点酒,正酝酿出了些许睡意,忽然之间,大腿上挨了狠狠一脚踹。

“嘶!”初空倒抽一口冷气,还没坐起来,便又有一脚踹在他身上,直将他踹下了床。

愤怒的将一起滚下来的被子掀开,初空怒视床上的小祥子:“你丫还要发什么酒疯!”

小祥子坐在床上,揪着自己的衣领,做一副贞洁烈妇的模样,皱着眉头,痛心疾首的盯着他:“陆海空,枉我不计前嫌这么宽容大度贴心贴肺的对你好,你居然趁夜深人静的时候要强占了我!”

初空感觉自己额上的青筋跳得极欢:“你大爷的在玩角色扮演啊……”

小祥子不理她,只捂着自己胸口道:“我……好吧,我承认我也对你动了点不可言说的心思,但咱两是不能在一起的!我们更不能做这样的事!”小祥子咬牙,“我们是仇人啊,不管从任何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仇人啊!”

“仇你大爷!”初空捡了被子抖了抖灰,“百八十年前的事情你现在讲起来也不觉得瘆的慌,少在那儿装烈妇,今晚还想安生睡觉的话你就给我乖一点!别逼小爷我动手!”

小祥子往角落里缩了缩:“陆海空,你当真是铁了心,要……”她咬着下唇,咬得初空在一旁看得握紧了拳头,小祥子最后是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攥着领口的手,略带苍凉一笑,“好吧,如果是这样,那我也没办法,谁让我也对你……就当,我们一夜放纵吧……”

初空毫不客气的拿被子甩了她一脸。

“和这种模样的你一夜放纵我脊背都在发凉好吗!”初空再次将她摁平摆好,理了被子,给她在身体周围掖好,“这是我最后一次好声好气的和你说,好好睡啊,再闹腾我就不客气了!”

小祥子睁着眼,目不转睛的含情脉脉的盯他,初空被盯得寒毛都立起来了,双手将她两只眼皮扯下来,强迫她睡觉。

见小祥子眼珠子不转了,初空才放开手,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松了口气。

正当他要去吹蜡烛时,床上忽然“嗷”的一声仰天大叫,骇得初空心头一跳:“什……”话音尚为落,他便被人大力的扑倒在床上,小祥子摁着他的肩,坐在他肚子上,虎视眈眈的盯着初空。

初空嘴角抽个不停:“这次又是什么?老虎祥?嗯?好玩吗?”

小祥子邪邪一笑:“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这个家伙,就是嘴硬。”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初空的鼻尖,“我就喜欢你嘴硬的样子。”言罢,她一口亲在初空的鼻尖上,然后慢慢往下挪,吻上了他的嘴唇。

即便做过了更亲密的事,可小祥子每次对他做这样的举动仍旧能扰乱初空的心神,他心跳快了一瞬,然后听见小祥子在他唇上打了个酒嗝,刺鼻的酒气窜进初空鼻子里,初空差点没憋过气去。他狠狠的把小祥子撕开:“老实点!就你这德行还想着勾引人!”

“就我这德行……”小祥子又打了一个嗝,“还不是照样把你勾得魂牵梦萦了。”

初空咬牙,心里恨出了几缸子血来:“对啊,我是眼瞎到什么程度才被你勾引了啊……”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小祥子捏了捏初空的脸,“虎祥我要一口一口把你,吃干抹净。”说着她舔了舔嘴唇。

初空径直将她掀开:“你病得不轻。”他刚想弄个法术将小祥子好好绑在床上,却一个没留神又被小祥子抱住了腰:“初初初……初空……”她忽然道,“我我胸口痛!”

说着,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像是当真痛得喘不过气来了似的。

初空心头一紧,心道莫不是珍酿司那拿的新酒有问题,毕竟小祥子此前喝酒可从没醉成这种样子过。想到这种可能,初空立时便有点紧张了:“哪儿痛?”

“胸口。”小祥子捂着胸口痛得一抽一抽的。

初空眉头蹙紧:“我带你去司药天君那里看看。”

小祥子忙不迭的点头,等初空将她抱出了屋子,在路上走了一大段的时候,小祥子忽然道:“等不了了!”

初空一惊:“什么?”

小祥子哭道:“我这里插了把刀!你快帮我拔出来!”初空看了看她平坦的胸膛,额上青筋一路乱跳一直蹦跶到了手背上,他拼命忍耐:“原来……你是在玩将军祥的设定啊……”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