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记(1 / 2)

北美又下了大雪。闷在屋子里哪儿也不能去,只好天天换着花样做吃的。幸好早先赵昀从国内给我们空投了花椒,终于凑齐了佐料可以煮火锅。晚来天欲雪,正好吃火锅。没想到我起油锅的时候,火警竟然响了。花椒都还没爆香呢,厨房天花板上已经哗哗地开始喷水,火警呜呜地叫,苏悦生穿着浴袍就冲下楼来,胳膊底下还夹着只穿着短裤的小灿。我一看到他们爷俩这副模样就乐了,笑得不可开交。苏悦生看我安然无事站在厨房里,才知道是起油锅引发了火警。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板着脸:“过来!”

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凶巴巴的,我才不过去,一定又要骂我。上次我带小灿偷偷去开雪地摩托,就被他好一顿教训,害得我在儿子面前失面子,几天都抬不起头来。

他放下小灿,不知道从哪里抽了条大毛巾,走过来往我身上一裹,就将我拖出了厨房:“淋得像落汤鸡,还呆呆站在那里不过来,傻啊?”

我这才想起来:“哎呀我的花椒!”

“还管什么花椒!上楼洗澡把衣服换了!”

“那是赵昀从国内托人捎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苏悦生一听到赵昀的名字就有点不高兴,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他说:“明天开车去华人超市买!”

“华人超市买的不是这个味。”

“花椒还能有什么味啊?”

哎,怎么能向他解释清楚某一种特定的青花椒对我们四川人的重要性。

算了,只能托赵昀再捎了。

北美还是在下雪,我跟小灿都迷上了雪地摩托,每天都非得开着它出去兜一圈。

左边第三家邻居是个白人,我英文烂,每次都是小灿跟他说话打招呼,我只是在旁边微笑。邻居大叔人挺好的,有时候会驾自己的雪橇出来跟小灿玩儿。

今天他送了小灿一块鹿肉,据小灿说因为大叔有打猎证,所以可以进森林打猎,猎到鹿了吃不完,所以送给我们一份。

我向他道谢,他又送了我一瓶酒。我推辞不肯要,他硬塞进我手里,同时还塞给我一张小纸条。

我觉得莫名其妙,回家打开纸条一看,竟然是含情脉脉的约会邀请。虽然我英文不好,但这么几句简单的句子,我还是看得懂的。

原来这位大叔把我当成小灿的新保姆了,以为我是单身,见过我几次,就被我的东方美给迷住了,他听说东方人很含蓄,所以没有当面表白,写了小纸条诉衷肠。

苏悦生对这件事嗤之以鼻。

第二天却特意拖着我,带了红酒和火腿去给邻居还礼,郑重地向他介绍:“这是我的太太。”

邻居大叔很窘迫,我只好站在一旁笑眯眯。

回来后我批评苏悦生太小家子气,哪怕过阵子再说也没有这么尴尬啊。

他说:“被人觊觎不可忍!”

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以前那么多人觊觎他,我还不是忍了。

北美倒是没有下雪了,可是积雪也一点儿也没融化。

苏悦生的腰围长了两寸,好多裤子都穿不得了。北美没什么吃的,每天一到餐桌上,小灿就皱眉头。他爹跟他一个德性,我煮饭的手艺又只能说将就,材料又少,巧妇都难为无米之炊。

吃饭的时候苏悦生虽然不抱怨,但也没觉得他吃得有多香,但他怎么能长胖这么多!腰都长了两寸啊!两寸!

我比画了一下,想想如果我腰围长两寸,只好不活了。

幸好男人胖一点儿,根本不觉得,视觉上就觉得他壮了一些,也不难看。

开车进城去买菜,顺便我就钻进一家小店,给苏悦生买了两条牛仔裤。晚上回家的时候他看到了,说:“这是什么东西,难看死了!”

“牛仔裤啊!”我说,“你不是好些裤子都穿不得了,先将就将就,回去再买新的。”

他正装都在英国订,据说都是手工裁缝慢工细活地做,做一件就得大半年。但这会儿上哪儿找英国裁缝慢工细活去?

他说:“难看死了,反正我不穿!”

不穿就不穿,我也没搭理他。

过了两天,看他穿着那裤子带孩子出去砍树。

我吹了声口哨,指了指他的腿。

他“哼”了一声。

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一个男人穿他不愿意穿的衣服么?

叫他睡两天书房就够了。

他坚持不到第三天的。

阳光明媚。

还是国内的春天来得早,迎春花一开开整一条街,像瀑布似的。路两旁还有李花和桃花。玉兰花已经开过的,只有尾声余韵般的一两朵,像酒杯的盏,绽放在枝头。

很少这个季节到北京来,烟柳满皇都,天高云白,特别的好看。

小灿对到北海里划船这件事,觉得索然无味。他坐在鸭子船上百无聊赖般弄着水,咕哝说:“都没有天鹅可以喂……”

国内公园的湖里都不怎么兴养天鹅,倒是动物园里有,但动物园的湖不让划船。

小灿实在不能理解,苏悦生和我为什么非要带他到北海里来划船。

最后还是苏悦生跟他说:“小时候我最希望的事,就是爸爸妈妈带我来公园划船。”

小灿扭过头来,忽闪着大眼睛问我:“那妈妈你呢?”

我笑着说:“我小时候最希望的事,也是这个啊。”

小灿恍然大悟:“哦,原来你那么早就认得我爸了,还天天想在公园里遇到他。妈,你暗恋我爸二十多年了?啧啧!太厉害了!”

我愤然反驳:“谁说我小时候就认得他!暗恋他二十多年的,明明是别人!”

小灿朝苏悦生做了个鬼脸,说:“看见没有,我妈还是挺在乎你的。”

我这才发觉上了这小鬼的当。

哼,没大没小,没轻没重。

细雨绵绵。

江南一直在下雨,这时节是梅雨季,正是吃杨梅的时候,也正好泡杨梅酒。

全家人一起动手,其实主要是我泡杨梅酒,那两个人负责吃杨梅。

我怕小灿吃太多杨梅伤到胃,所以他吃了一会儿,我就打发他去给我刷酒瓶。

小灿这一点习惯养成得很好,家务事他还是愿意做的,像北美长大的小孩,并不娇惯。

所以他老老实实去厨房刷酒瓶子了。

苏悦生看我拣杨梅,捂着腮帮子皱着眉。

我以为他牙疼,连忙问:“怎么啦?”

“好像酸倒牙了。”

“是么?没看你吃几个啊?”我选了一个杨梅,打算尝尝,“是不是特别酸?”

没想到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抬起我的下巴,一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就给了我一个长吻。

这个吻好长好长,我都差点缓不过气来。

最后他轻轻挪开嘴唇,问我:“甜不甜?”

这个偷袭的小人。

用计偷袭的小人。

不过……

杨梅确实挺甜的。

晴空万里。

西湖看腻了,又跑到西溪去。晚上的时候划船夜游,最有意思。

船行水上,远处另一条画舫上有鼓吹,隐隐传来飘渺的歌声,隔得远,细细听,又像是昆曲,又像是越剧。

摇橹的声音越来越慢,歌吹的声音越来越远。苏悦生问我:“要不要追上去看看?”

我摇了摇头,说:“花开七分,情到一半。隐隐约约听歌弦,就是最美的时候。”

他倒是瞥了我一眼,说:“你还真不愧做过餐饮娱乐业,挺高明的。”

那当然,当年濯有莲也是非常高端的会所好不好!

不高端怎么伺候得了他们这班大爷。

不过濯有莲的生意已转出去好久了,想起来还是蛮惆怅的。

不知道阿满与陈规,现在怎么样。阿满找女朋友不难,陈规找有情人,还是挺难的。

苏悦生见我这样的表情,于是问我:“要不要哪天抽空回濯有莲看看?”

我摇摇头。

他说:“当年做这个会所,也就是觉得要给你一些事情做,不然好像你整个人空荡荡的,没着落似的。”

生命里的大段空白,被一些人和事填得满满当当,十年光阴,花亦是开到七分,情却浓到了十成。

我也知道,将来的人生不会再有空白,因为将来的人生里,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人和事。

晴空万里。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