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永安调 > 番外 宫中喋血千秋恨,何如人间作让皇

番外 宫中喋血千秋恨,何如人间作让皇(1 / 2)

延和元年,父皇渐萌生退位之意。

这日,我带嗣恭和永惠入宫,父皇和我闲话了两句,忽然问我,对天文历法可有涉猎。我不解,轻摇头,摸了摸永惠的手,示意她带着嗣恭去殿外玩耍。永惠倒是聪慧,眼睛转了转,立刻抱起嗣恭,低声哄着,走了出去。

“陛下说的是,前几日的长星?”我轻声反问。

父皇略颔首。

果不其然。长星亘天一旦出现,总会被有心人利用。如今天下初定,唯有太平和隆基势同水火,那么,父皇的这句看似简单的问话,也一定和隆基与太平的斗法有关。

“长星现世,常被说是上天要人间经历除旧布新的变革,”我说得这些,一定早就有人和父皇说过,都是些陈词滥调,“中宗皇帝在位时,也屡有灾异星象,臣媳听郡王提起过,陛下那时也曾进言,要中宗皇帝——”“禅位,”父皇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话,“的确,朕是如此做过。”

父皇说完,便不再继续,站起身来,先一步走出了大殿外。我不敢耽搁,也随着父皇走了出去。目之所及,永惠和嗣恭正在不远处玩闹在一起,永惠全然不顾自己是个女儿身,像个男孩子一样将嗣恭背起来,边跑,边笑。

“永安,”父皇看着这朗朗晴空,轻声说,“朕有时很羡慕你,你和我母亲在一起的时间,比我们这些儿子们都要久。”

我被这简单的话触动,一时失语。这是我初次听到父皇用如此语气提起她,提起那个只手掌握这宫中所有人命运,为了稳固皇位,不惜舍弃亲情的武皇。

“朕如今只剩了太平一个妹妹,也算是相依为命。可这几年,朕越来越不能平衡她和隆基之间的关系了。”他深深地自喉咙口叹出了一口气。

我想,他真的要有个决断了。或许就在这几日。

次日,天还没亮,我却再也睡不着,轻手轻脚地从被褥里挪动着身子,想要偷偷爬出去。没想到,手脚刚才动了一动,就被他的手臂直接搂了回去。

“你一整夜辗转反侧,我也没睡,”他的声音有着轻微的倦意,气息在耳根处拂过,轻轻地撩拨着这房里旖旎的余温,“永安,你整夜无眠是为了什么?”我听得出他话语中的揶揄,哭笑不得地伸手,在他后腰上掐了下:“郡王,勿要耽于美色。”

“美色,嗯,美色,我的永安天下不换,”他笑,声音再次轻唤我,“永安,”说着,就已经将手掌从我的腰滑下去,一路沿着腿,轻轻捏住了脚腕。我被他弄得发痒,忍不住想躲:“成器,成器,我告诉你,为何整晚都没睡的原因。”

他轻声笑着,在我耳边问:“重要吗?”我忙解释:“重要,关系谁主江山。”他倒不太在意:“江山与我何干?”我气得也笑:“昏庸。”这个词这几年不知道多少次被用在他身上,起初是玩笑,最后全成了他惩罚我的借口。

此时脱口而出,无异于自寻死路。

在他欺身而上时,我忽然抵住他的胸口:“父皇想要禅位!”果然,他还是听进去了,明显动作缓和下来,换而去亲吻我的脖颈:“哦?他决定了?”我仰着头,浑身被他撩拨的微微燥热,轻声嗯着:“前几日你和我说有长星星象,我就想,或许这就是一个机会,太平一定会对父皇进言,说这是上天在警告他,有除旧布新的征兆,也就是——太子有篡位的想法。”

他似乎并不显得意外:“太平终归不了解她的这个哥哥,不是人人都和她一样,对权利如此渴望。恐怕父皇听到她这么说,第一个想法就是,与其夹在他们中间难坐稳这个皇帝,还不如趁早顺应朝臣们的心思,让位给隆基。”

他洞若观火,我倒是没了躲避的借口。

原本一件惊天大事,却被他三言两语带过,他的眼底尽是暗潮涌动,终于俯身上来,成功打散我关于禅位的猜测。

延和元年,李隆基即皇帝位,改元先天。

隆基登基那日,沈秋在府中为我诊病。天下百姓普天同庆,我和他两个却闲话家常,完全没有任何新帝登基的感觉。

“这几日啊,我都觉察出自己真是老了,想起当年我们第一次见,你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沈秋长叹口气,收回手,“却喜欢胡思乱想,连出了疹子都能把自己吓个半死。”

我噗嗤一笑:“是啊,我当时想得可多呢,怕是天花,怕被整个圈禁起来,或者直接在宫里直接被埋掉、赐死,总之怕的要死。”

沈秋笑笑,终究是被今天新帝登基的事所影响,忍不住长叹了一声。

这一声喟叹没有任何掩饰,算是为过去多年如履薄冰的谋划画下了最终一笔。李成器多年的谋划,从年幼开始结交朝臣、培育羽翼,到后来几次三番虎口脱生,几次帝位更替,再到最后,所有的一切都付之东流,让位与弟。

千百年后,恐怕再没有知道这惊心动魄的一生,而只知,他是一个让出太子位的皇长子。

沈秋知道今日宫中一定大摆筵席,叮嘱我不能饮酒、不能晚睡后,拱手而去。

可才没走两步,就顿住脚步,回头,清了清喉咙,有些不太自然地多添了一句:“郡王定是要喝酒的,男女房事也会将酒气过给你,今晚——”我脸顿时热了,低头嗯嗯了两声,都没太敢多看他的眼。

沈秋走后没多久,李成器就遣人来接我入宫。

待进了宫,也已入夜。

宫中绵延不绝的灯火,让我终于有了些新帝登基的感觉。论身份,我并不能真的和成器并肩而坐,在宫宴上露面,本没有想到要来,没想到隆基却意外坚持。

更没想到的是,马车停下来的地方是我曾经多年在宫中住的地方。

我慢慢从马车上走下来,看着空空无人,只有守门人的雁塔,问迎来的宫女,究竟为何要带我来这里?“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陛下的口谕,让县主在此等候。”

县主?

自嫁与成器,从未有人如此唤过我,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又怎敢有如此口气?看来,真的是隆基的意思了。

他如今是当朝皇帝,手握天下的人。

虽然宫中有太上皇,宫外有太平,腹背都有人在削弱他的皇权——他却仍旧是皇帝。

我挥去身边人,知道无处可去,只能独自一人走上了楼。

这里每一处转角、每一层楼梯,我都深深地记在脑海里,嫁给李隆基前,拿到李隆基休书后,我都曾住在这里。

一尘不染,处处皆是。我推开三楼的门,走进去,有风从敞开的窗吹进来,将桌上的纸笔吹得凌乱。连摆放的物品都一模一样吗?隆基,你想说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终于有了脚步声,走进来,还未近,就有浓重的酒气:“永安。”他的声音仍旧清丽,像是个少年。

我转身,恭敬行礼:“陛下。”

“永安——”他盯着我,轻声说,“永安,我是皇帝了。”这语气太像他年少时,还没表露出任何感情时的那种依赖和信任。

我抬头,微微笑着说:“恭喜你。”

不是陛下,而是你。

那个我从十几岁就护在身后,拼了性命去保全的小郡王,李隆基。

龙袍加身的人,双目却有着三分酒意七分伤感。他又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再进,似乎又犹豫了,就这么尴尬地站在那里,紧紧地盯着我。

“永安,如果没有你的执念,今日被封后的一定就是你,”他眼睛有些发红,不等我说什么,马上又笑起来,“说这些有何用,朕真是醉了。”我轻轻点头,微微笑着,恢复了对一位君王基本的尊敬:“陛下是醉了,臣妾告退。”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